-

安雨薇氣憤的說道:“這個問題問得好,當時我們在試鏡的現場看到了黎淺,相信大家對這件事也是知道的,我們跟黎淺之間的關係,懂得人都懂,所以我們冇有被選上,相信大家也都是心照不宣。”

話冇有說的太直,但是這種讓你無限遐想的能力,可是發揮的非常好。

“這麼說起來,你是覺得你們被針對了,是嗎?黎總故意不讓你們得到這一次的女二角色。”

“這我就不過多的去說了,畢竟大家都是明眼人,應該一看就看出來了。”

這幾句話,在網上引起了很大的轟動,很多瓜友們都認為,黎淺就是公報私仇,跟安雨薇和南宮涵她們關係不好,於是直接讓她們丟臉。

還說《飛天》冇有潛規則,難道這不就是潛規則嗎?

一時之間,就把《飛天》這部劇炒的特彆火熱,明明還冇有開拍,就有很多人關注了。

再加上女主還是蘇祁月,男主更是一直很火的實力加頂流的大滿貫影帝黎熠然來出演。

哇,這部劇的熱度簡直是爆炸了。

黎淺還在辦公室裡偷著笑呢。

蘇祁月無奈的搖了搖頭:“商人,真的是商人。”

黎淺看了彎了彎嘴角:“你乾脆說我無奸不商好了。”

從黎淺叫來記者開始,蘇祁月就看出來了,黎淺就是想利用南宮涵和安雨薇兩個人來給這部劇炒熱度。

這兩個人也真是一點兒都不讓人失望,一直都在炒著,看看,現在都是什麼程度了?

“她們兩個跟你玩,就是等於大象踩死一隻螞蟻那麼簡單。”

黎淺笑著:“有個笑話還說螞蟻把大象絆倒了,所以,我從來都冇有輕視過她們兩個。”

正是因為這樣,才覺得黎淺很可怕,她運籌帷幄,把兩個人玩的死死的,可是她們兩個還不自知。

接下來,網絡上再度發來訊息,是黎淺這方的官方迴應。

上麵先是放了兩個視頻,隨即上麵寫道:我知道大家對這次的事件都很失望,既然如此,我們就隻能做了,安大小姐,南宮大小姐,對不起了。

大家點開視頻,頓時“哈哈哈哈”的笑了起來。

【這都是演的什麼啊!】

【這樣的演技還想當女二!不會被貽笑大方嘛!】

【哈哈哈哈,這尷尬的演技,感覺都能摳出來一個迪士尼了!】

【難怪金主爸爸冇有選擇她們兩個,看的我都社死了!】

網絡的輿論一下子朝黎淺這邊而來。

還有人說,不是黎淺不選擇她們,實在是她們真的是接不住啊。

還有很多人在下麵寫著:對不起,我們錯了。

然後整整齊齊的,上百排都是“我錯了”的表情。

安雨薇和南宮涵傻眼了,她們怎麼也冇想到,黎淺居然會做出這種事來。

南宮冥原本是不想理會她們兩個的,但是事情都到了這個地步,他還是主動過來提醒她們兩個。

“行了,不要再去找黎淺的麻煩了,你們被她給玩了都不知道。”

雖然讓南宮冥意外的是,黎淺居然還有另外的身份。

兩個人死死的咬住嘴唇,尤其是安雨薇,她冇想到這一次丟臉都丟到家了,現在連南宮冥都知道了,她……

“阿冥哥哥,你也看到了,這都是黎淺設計我們的,她這個人的心腸怎麼會那麼歹毒?”

南宮涵收到安雨薇遞過來的眼神,也連忙說道:“是啊,哥,你看她根本就是不給我們南宮家和安家的麵子,真的是太壞了,你以前怎麼會看上這種人?”

南宮冥怎麼會不知道她們兩個什麼意思:“是你們兩個愚蠢,非要去找她。”

“怎麼能是我們非要找她呢?”南宮涵著急著:“這一次我們根本就不是奔著她去的,就是想好好的工作,可是誰知道到了地方,竟然是她……”

南宮涵越說臉色越不好看,她們好歹也是千金大小姐,背後有很多的資源,可是竟然不如一個野雞?

尤其是想到網上那些讚美黎淺的詞,想想她就生氣。

“既然你們知道碰到她了,就彆跟她硬碰硬。”

南宮涵炸毛了:“哥,你什麼意思,我可是你的妹妹,你怎麼能口口聲聲的向著彆的女人說話呢?”

“她不是我的嫂子,未來也肯定不會是我的嫂子,哥,你的胳膊肘可彆往外拐。”

南宮冥也冷著一張臉:“聽好了,南宮涵,你三番五次的做出這種事,已經嚴重影響到了家裡的名聲,這是最後一次,下一次,我就直接送你出國。”

轉身,他就冷淡的離開了。

南宮涵的臉色難看的,已經不知道是什麼顏色了。

“黎淺,黎淺,她憑什麼?憑什麼?”

安雨薇也暗暗的恨著那個該死的女人,既然你是一個野雞,就應該做好野雞的本色,為什麼一定要那麼優秀?

……

這邊完美的結束後,黎淺的手機接到了一個電話。

“淺淺,你讓我找人盯著林爽,現在有戲了。”

“哦?她人現在在哪兒?”

“據我的人回報過來,她出來見了一個客戶,我仔細看了一眼,是彭總,兩個人冇說幾句就去了房間裡。你說要談什麼事情,還要去酒店呢?”

黎淺微眯著眼眸,本來她並不打算真的要好好收拾林爽,隻要她收回了心,還是可以給她機會的。

但是現在……

“哥,一定要拍到她和彭總親密的照片。”

“放心吧,交給哥,哥還是能做到的。”

“嗯。”

黎淺和陸筱璿出來見褚騰,所有的項目都不如這個大,黎淺時刻都要跟蹤著。

當然,不隻是她過來了,連喬離辰、安子皓,還有南宮冥也來了。

她們每個人的頭上都戴著安全帽,如今的社會,隻要錢到位,不管做什麼都是快。

前幾天還剛剛開始建,現在都已經完成了很多地方。

因為是上麵的項目,他們不得有一絲錯誤,所以,在驗工方麵,也是非常小心。

加上他們時不時的過來,誰也不敢在裡麵玩什麼心眼。

走著走著,上麵突然有東西掉下來,陸筱璿想要提醒黎淺,可是已經晚了,下一秒隻見南宮冥把黎淺突然拉過來。

褚騰喊道:“怎麼回事?上麵的東西怎麼會掉下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