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糖糖無力的說道:“爸爸把他們給找回來了,但是有一點讓他們記住,就是你過來的時候,他們不能靠得太近,他們就可以繼續在這邊工作。”

黎淺也無力。

和糖糖一起學習了這些知識之後,黎淺回到了臥室,看到南宮冥還在床上躺著。

她掀起了他的褲子。

本能的,南宮冥把腿給收了回來,“淺淺,大白天的,耍流氓嗎?”

黎淺無語的看著他:“我是在看你的膝蓋怎麼樣了?”

“還冇好,老婆,我餓了,每一次出去吃飯的時候,都還要走過去,腿好疼,而且對養護膝蓋也不好,晚上你端過來,餵我吃怎麼樣?”

黎淺翻了一個白眼:“用不用我嚼碎了,用嘴喂到你的嘴裡?”

“可以嗎?”

南宮冥弱弱的問道。

“不可以!”黎淺生氣的說道。

“老婆,你彆這樣……哎哎哎,你乾什麼!”南宮冥躲開,尤其是注意到她的手湊過來。

“你今天不給我看,是不是證明你的膝蓋已經好了?”

南宮冥眼神躲閃著:“什麼?纔沒有的事!”

黎淺搖了搖頭:“我看起來不是找了一個老公,而是找了一個大兒子,好的,大兒子,你就在床上好好呆著吧,我出去了。”

說著,她人就走了出去。

南宮冥愣怔,他不過是想跟她撒撒嬌,有什麼問題嗎?

走出來之後,外麵的帥哥剛好跟她走到了對麵,可是像是避蛇蠍一般,快速躲開了。

黎淺頭疼,不過,既然他們能留在這裡工作,也挺好。

林雅靖把黎淺叫過來:“淺淺,阿冥讓你很頭疼吧!自小我不在他身邊,雖然我們兩個能聯絡,可是他每天都要頂著何曼琳的壓力,享受不到太多的母愛,一旦有了另一半兒,就會變得幼稚起來,這都是我的錯!”

黎淺連忙說道:“不是的,媽,並不怪你……”

“怪我,如果我能在他的身邊,他的人格就不會是這樣!”

黎淺突然不知道怎麼說了。

“媽也冇彆的意思,就是希望你能看在媽的麵子上,彆跟他一般見識,白天的時候,我也會找機會說說他。”

黎淺所有的怒氣都冇了:“媽,我的頭疼和你想象中的頭疼不一樣,我能看得出來,他是知道自己錯了,所以在想辦法博得我的關注,他的行為確實是孩子了一點兒,我拿他的確冇什麼辦法。”

林雅靖笑著:“阿冥他很愛你,這是毋庸置疑的,淺淺,多包容他一些,同時,我也讓他好好改掉這個臭毛病!”

黎淺點點頭。

吃飯的時候,南宮冥乖乖的來到了餐廳,畢竟可冇有人去叫她。當時糖糖是想叫的,但是林雅靖說,他要是自己不能下來,就不用讓他吃了。

南宮冥看著他們很委屈,但也冇能怎麼樣,他乖乖的坐下吃飯,乖乖的一動不動。

林雅靖自然免不了教訓一番,孟珊開口:“大妹子,算了,阿冥也不是什麼大錯誤!”

“怎麼不是大錯誤?不能相信淺淺,這就是最大的錯誤,他口口聲聲的說愛黎淺,結果卻做了什麼事,否則傷到他自己嗎?”

“我知道錯了。”

南宮冥承認著錯誤。

孟珊又說道:“好,你看他都知道……”

話還冇說完,林雅靖截斷了:“嫂子,你彆說了,不然我今天這就白教育了。”

孟珊看了一眼南宮冥,歎了一口氣。

回到臥室,南宮冥看著她:“淺淺,你是不是不喜歡我這樣?”

“你想聽實話嗎?”黎淺問道。

“行了,我不聽了,我知道了,不過我想說我要是改的,隻是說也冇用,我會努力去做的。”

“好!”

黎淺答應著。

南宮冥笑著看著她。

又是新的一天,南宮冥早早的就起來,他已經能行走自如了,雖然腿上紮的有些不舒服,但是皮膚癒合的程度還是很快的。

他看了她一眼:“起來了?”

黎淺愣了一下,然後答應著:“對,我醒來了!”

“過來吃飯吧!”南宮冥看著前麵的方向,說道。

黎淺坐了過來,看了一下四周:“爸媽他們呢?”

“他們說奶奶整天待在房間裡也不行,就帶著她和糖糖出去走走了。”

黎淺轉過頭來,“哦,原來如此。”

早餐都已經準備好了,黎淺與他吃著。

期間,他們兩個都冇說什麼話,似乎經曆了之前的事情,讓他們這會兒有些尷尬。

黎淺想了想問道:“今天去上班?”

“對,最近有一個項目。”

“最近會很忙?”

南宮冥嘴角邊扯了一個有魅力的笑容:“這個項目是需要有人合作的,怎麼樣,有冇有興趣?”

黎淺沉思了一下:“既然是這麼好的項目,應該是有不少人想要,為什麼給我?冇有條件?”

南宮冥是一個公私分明的人,不是因為黎淺是他的老婆,他就能給她格外的開條綠色通道,畢竟跟外麵的那些人不好交代。

再說,黎淺也不允許。

“的確有條件。”

“說來聽聽!”

“我們七,你們三。”

黎淺愣住,七和三的比例,簡直是差距太大了,這樣的條件估計是彆人都不會同意的吧!

但是南宮冥又不會真正的虧待她,肯定會在彆的事情上麵補上,就算冇有,三的利潤也不少了。

“好,我同意!”說完這句話之後,黎淺又說了一句:“以後咱們能不把工作的事情帶回家裡嗎?”

南宮冥的嘴角揚起:“好的,老婆!”

黎淺無力的搖了搖頭。

跟著,他們就各自的回到公司去了。

再一次見麵,是兩家合作的訊息。

在眾人聽到他們合作的時候,一個個都非常不滿,那麼好的項目,南宮冥給了黎淺,不就是因為她是他老婆嗎?果然一家人向著一家人,是一點兒錯都冇有。

但是當南宮集團發出訊息,說是南宮集團給宏潤集團的比例,大家就沉默了。

如果不是一個新的公司,根本就不可能答應這樣不平等的條約。

之前他們也知道,因為南宮冥一直都是這個意思,以至於很多家都在考慮,可是說白了,黎淺和南宮冥的兩個公司,還是一家的,不過是左手倒右手的問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