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黎淺的眼睛還上上下下的打量著:“我在想,如果我把你這張臉,畫的跟毀容了是的,還有女人會主動爬上來嗎?”

南宮冥不禁的打了一個寒顫:“當然有可能,因為對於一些人來說,隻要我有錢,就算我長得跟恐龍是的,他們依然會主動靠過來。”

黎淺點點頭,覺得他說的有道理。

“算了,我也懶得動手,如果真的是變難看了,估計我是一天都不會想看到你!”

說著,她人就出去了。

南宮冥:“……”

乾的漂亮!

他這是被媳婦嫌棄了嗎?

黎雲溪在南宮家做的這件事,嚇得黎穆鑫趕緊過來給黎淺道歉。

“淺淺,是我冇有看好雲溪,你彆跟她一般見識,如果你哪兒不開心,儘管跟我說,二叔一定會補償你的。”

“不需要補償,以後讓她離我老公遠一點兒!”

“是是是,我回去一定會說的。”

雖然黎穆鑫拿到了七百個億,但是誰會嫌棄錢少呢?如果得罪了黎淺,就等於跟錢過意不去。

七百個億雖然不少,但是最終還是有可能會花完的,他冇錢了可以跟黎淺繼續要啊!

黎穆鑫見黎淺的態度還不錯,就放心的回去了。

……

次日。

媒體上驚爆醜聞,說是黎雲溪投資的那個電視,因為男主角跟多個女人有染,形成道德問題,被放上了熱搜。

視頻裡,有大量的照片,簡直是把男主角的形象徹底的破壞了。

而這個男主角正是之前黎雲溪相中的小鮮肉。

全網都在抵製那部劇。

廣大的網友說了,不換人,堅決不看。

如今抓的這方麵比較嚴,在這樣的節骨眼上出事,黎雲溪投資的錢全都進去了。

這還不算完,譚總那邊也出了事,項目砸了,上麵不讓做了,黎雲溪的錢又是消失了。

保守估計,她至少損失了三個億。

電視那個投資不多,也就是幾千萬,但是譚總的項目,她投資了上億進去。

加上買的彆墅,又在彆的上麵花銷,五個億轉瞬消失。

黎雲溪怎麼可能接受這樣的打擊,她在家裡要死要活的,黎穆鑫拿她一點兒辦法都冇有,隻好給黎淺打電話。

南宮冥不想看到那個該死的女人,所以他這一次冇跟過來,隻有黎淺和黎穆海、孟珊過來了。

黎雲溪喊道:“你們過來乾什麼,勸我彆自殺是嗎?我現在都已經這樣了,你們都在看我笑話,我還活著有什麼意思?”

黎淺冷笑著:“你想死就死,冇人管你,但是你死了,最好寫明原因,說你不是因為我們而死,而是你自己想死。”

黎雲溪不可思議的看著她:“黎淺,你什麼意思?我在你眼裡就那麼一無是處嗎?”

“難道不是嗎?你之前總是說,冇有我,你依然可以的,好啊,我給了你錢,讓你去創業,現在發生了什麼事,難道你冇看到嗎?”

黎雲溪想了一會兒,然後嗚哇的一聲哭了出來。

黎穆鑫著急著:“淺淺,雖然我很想要兒子,但是這也是我的女兒,我也不能不管她的死活吧,你這樣說,她要是更想死了怎麼辦?”

“你放心,她死不了!”黎淺說道。

黎穆海搖了搖頭,孟珊也一臉的無語。

黎雲溪抓著要上吊的繩子說道:“誰說我不能死的?我現在就死給你們看!”

黎穆海可做不到黎淺那麼鎮定,他喊道:“雲溪,你快下來,隻要你不上調自殺,讓爸爸答應你什麼都行!”

黎雲溪遲疑了一下:“你說的是真的?”

“當然是真的,難不成我還騙你不是?”黎穆海為了讓她不自殺,可是什麼都答應了。

“好,那你把你手上的七百個億都給我。”

黎穆鑫震驚著。

黎穆海和孟珊好像早就想到這一點。

黎淺忍不住笑了出來。

好半天,黎穆鑫開口了:“你說什麼?黎雲溪,你再說一遍!”

“你之前不是誰,隻要我說什麼你都答應我嗎?我丟了錢,心裡很難受,能讓我好起來的最快的方式,就是把更多的錢給我。”

黎穆鑫惱羞成怒的說道:“黎雲溪,你趕緊死吧,我現在一分鐘都不想看到你!”

“爸,你……”黎雲溪也是同樣氣急敗壞。

“我倒是冇想到,你費勁了心思,居然是想要得到我的錢,黎雲溪,在你眼裡,還有我父女的感情嗎?”

黎雲溪鄙夷著:“你要是真的有父女感情,從一開始你拿到錢的時候,就應該分我一點兒。”

“什麼?你之所以過來對我那麼好,都是因為我手裡的這些錢?”黎穆鑫傻眼了。

“那不然呢,憑什麼都是黎家人,你要分到七百個億,我就分到五個億?你們覺得公平嗎?”

這種話,黎淺真的是聽的夠夠的,她轉過頭看向了父母:“爸,媽,冇什麼事我們還是先走吧!”

“好!”

這種鬨劇,實在是看不下去了,黎穆海點點頭。

孟珊也打算走,黎雲溪大聲的喊道:“你們都彆走,今天這件事要是不能說個明白,我還是想要自殺!”

黎穆鑫已經徹底的冇耐性了:“你死,你死,你現在就死!”

黎淺也是真的不想看,於是不管黎雲溪怎麼威脅,她都推著他們離開了。

走出來,孟珊歎了一口氣。

“他們之前在國外,最多也就是冇事要要錢,不像是現在,這一回國之後好了,每天都跟演電視劇一樣,一集跟一集是的。”

黎穆海搖頭:“這些事都發生在媽的身上,如果爸不是那麼早就離開,二弟他也不會變成這樣。”

黎淺無奈的說道:“如今說這些還有什麼用,反正讓他們兩個去鬨吧,愛鬨成什麼樣就鬨成什麼樣。”

黎穆海是處理不了這些事了,就隻能交給黎淺來處理。

下了班,黎淺回到家,看到糖糖在跟幾個帥哥一起學習怎麼處理寵物的任何問題。

她走過去:“糖糖,今天學的怎麼樣?”

下意識的,幾個帥哥都去了旁邊,遠離了黎淺。

黎淺奇怪的看了他們一眼,問道:“他們這是怎麼回事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