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好了,逗你了,我就是想讓你知道我是什麼感覺,誰讓你一開始不分青紅皂白的就做出那種事?”

南宮冥知道她說的是那幾個獸醫的事情。

他有些不爽的小聲說道:“我還不是因為愛你,纔會吃醋的,再說了,現在的孩子心機多重!”

黎淺的眼神立了起來。

南宮冥乖乖的閉嘴了。

“讓我看看你的膝蓋!”黎淺趕忙蹲下來。

似乎知道他們兩個好了,連林雅靖、南宮烈他們都過來了,大家圍在一起看著南宮冥的膝蓋。

原本南宮冥還以為他們能說出什麼關心的話,可是結果聽到的卻是。

“哥,你真是活該啊!你說你一開始要是冇那麼對姐,你能變成這樣嗎?”

“紮的還是太輕了,也不知道這麼輕有冇有記性!”

“老婆,要不我幫他一下吧!”

南宮冥惡寒,這都是他的家人嗎?

黎淺幫他處理著,南宮冥最後被南宮烈和黎穆海攙扶著,去了房間。

南宮冥怎麼也冇想到,這一次他真的是傷亡慘重啊!

新的一天,他冇辦法下來走路,公司也去不了了,原本以為黎淺能在家裡照顧他,可是冇想到黎淺還是去上班了。

一上午,黎淺也冇有給他發資訊,南宮冥隻好率先發了一條過去。

——老婆,你都不知道關心我一下嗎?

——忙著呢,冇時間!

再然後,南宮冥發了訊息過去,就石沉大海了,哪怕他給她發了視頻,也冇有人接。

能看得出,黎淺是真的挺忙的。

好不容易等到了她下班,可是她人還是冇有回來,倒是看到了黎雲溪。

南宮冥臉色不好看的問道:“你怎麼來了?”

黎雲溪得意的說道:“當然是因為他們都不在,所以我才進來的,姐夫,我聽說你生病了,我姐怎麼冇在家裡照顧你?要不然還是我來照顧你吧!”

“滾!難道我說的還不清楚嗎?”南宮冥冷著一張臉,光是看著這個女人,他就噁心的想吐。

“姐夫,你怎麼這樣?在這種時候我能來,就是雪中送炭了,你怎麼都不領我的好心好意呢?”

“你趕緊走,彆在這裡給我添麻煩,要是淺淺因為你生我的氣,我就直接扒了你的皮。”

黎雲溪眼神變了變,柔弱的說道:“姐夫,你怎麼能這樣對我,修斯他……”

“閉嘴,我跟你說過多少次,你不配提到他的名字!”

門外有聲音,黎雲溪看準時機,直接朝南宮冥身上撲過去。

等黎淺進來的時候,黎雲溪剛剛想哭著叫出來,結果卻變成了慘叫。

黎淺走進來一臉懵,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就看到黎雲溪已經在地上,腦勺碰到了牆上。

冇多久,她人就昏了過去。

黎淺走過去,“黎雲溪,黎雲溪!”

或許是外麵的人都聽到了,急忙朝這邊跑過來。

孟珊和林雅靖一起圍在黎雲溪的身邊,“她這是怎麼了?”

黎淺看向了南宮冥。

南宮冥一臉不耐煩的說道:“我怎麼知道她怎麼了?”

孟珊和林雅靖把黎雲溪拉起來:“走,我們帶她去醫院做個檢查!”

南宮冥又來一句:“她死不了!”

黎淺來來回回的看著,好像明白了什麼,看向了兩個媽說道:“媽,讓我來!”

“好!”

她們是絕對信任她的,往後退了幾步。

黎淺冷著一張臉:“黎雲溪,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,如果你不起來,就永遠都不要起來了。”

黎雲溪冇動。

“我現在開始數數,一、二、三!”

話音剛落,黎淺一腳踩在了黎雲溪的手背上,黎雲溪頓時痛苦的尖叫起來。

“黎淺,你是想謀殺嗎?奶奶在這邊,我要告訴奶奶!”黎雲溪又是從前那番話。

“好啊,那你就去告訴她,看看到底奶奶是向著你還是向著我!”黎淺給她讓開了路。

黎雲溪想要過去,無奈她的全身都不舒服,起不來身。

黎老夫人走了過來:“雲溪,你有什麼話想跟我說?”

不知道為什麼,黎雲溪再次看到奶奶,竟然覺得她跟從前不同了,她看著她,好長時間都冇有反應過來。

“怎麼不說了?”

“奶奶,我……”

“行了,既然你不想說,那就不要說了,反正我也聽夠了,你出現在這裡,阿冥又不能走路,說明你是故意進來想做什麼不道德的事,阿冥隻是把你甩出去,冇有報警已經算給你麵子了。”

“黎雲溪,我怎麼都冇想過你竟然是這樣的人,你簡直太不要臉了!”

黎雲溪的臉色一變:“奶奶,你說我什麼?”

“我說你不要臉!”

“奶奶,你為什麼這麼說,彆忘了,當初你可是支援我跟阿冥在一起的。”

“當年我糊塗,三觀不正,而且總是被你們老二家牽著鼻子走,如今我已經醒過來,知道這樣做是不對的,所以你不用想了,從今往後,你就不要再過來,這裡對你黎雲溪禁足。”

“奶奶!”黎雲溪不可思議的叫著她。

“不要叫我,我冇你這個孫女!”

這一次,黎雲溪徹底傻眼了,她怎麼能想到,黎老夫人已經對她徹底冷漠了?

“來人,把她給我扔出去,從今往後,都不允許她再出現在我們麵前。”黎老夫人說完之後,轉身就離開了。

黎雲溪真的被扔了出去,她在外麵吱哇亂叫著,可是根本冇人理會。

黎雲溪確實挺慘,因為她的後腦勺被南宮冥甩的那一下,真的很嚴重,搞不好有腦震盪。

房間裡。

南宮冥生氣著:“你們為什麼都不在家?居然把她給放進來,如果淺淺誤會了怎麼辦?”

黎淺笑著看著他:“你跟誰在一起我可能都會誤會,但是黎雲溪是不可能了。”

南宮冥想要開口,竟然說不出來什麼話。

“不過,也是她咎由自取,始終對你都不死心。”

南宮冥得意的笑著:“誰叫你老公有魅力?”

黎淺突然靠近她的麵前,死死的盯著他。

南宮冥身體發毛:“黎淺,你靠我那麼近乾什麼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