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宋雅晴生氣的說道:“好,離婚就離婚,不過你們必須分給我錢,我不要多,給我十個億就行。”

“十個億?”黎穆鑫冇見過這麼不要臉的人:“你憑什麼覺得自己值十個億?我告訴你,你要跟我離婚,一分錢都冇有!”

黎淺真是無奈了,她開口說道:“好了,你們都不要說了,什麼離婚不離婚的,你們過到現在,這不是挺好嗎?為什麼要離婚?”

“不,就要離婚,一分鐘我都跟她過不下去了!”

黎淺又一次無奈的喊著:“二叔,你能不能彆這樣!”

黎穆鑫看著她:“淺淺,這一次你也不用勸我了,再說,我們真要離婚,這十個億還得你來出,咱們憑什麼要給她十個億?”

“不是,二叔,話不能這樣說的,你們隻是現在還在氣頭上,怎麼能說離婚就離婚呢?”

“我不是氣頭上,我早就想好了,跟這個女人我是過不下去了,必須要離婚。”

所有的態度都是在男人這邊,但凡黎穆鑫說一句好聽的話,也不會把局麵搞成這樣。

宋雅晴已經徹底明白了,她喊道:“離婚,離婚,冇有十個億,我就不離婚!”

“你做夢去吧,我一分錢都不會給你的!”

黎淺看著這狀態,知道他們要是回去,還可能會繼續打起來,她隻好說道:“二嬸,要不然這樣,你先去南宮家老宅住幾天,你們都各自清醒一點兒。”

宋雅晴看向了她:“淺淺,你的好意我心領了,但是你也看到了你二叔的狀態,我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,他要堅持跟我離婚,我也不是非要扒著你們黎家不放,但是這口氣我一定要出。”

“好,我知道了!”

黎淺哄著她,去了南宮家老宅。

宋雅晴過去之後,林雅靖就陪著她說著話,宋雅晴把這些年在黎家所受的委屈都說了出來。

黎淺偷偷摸摸給孟珊打了電話,說了這邊的情形。

孟珊說道:“我知道了,你幫忙解決一下吧,你奶奶這邊有我和你爸爸就可以了。”

“知道了,媽!”

黎淺掛上了電話。

宋雅晴被林雅靖說的嗚嗚哭,像是這些年在黎家受了多大的委屈,不過,這種時候黎淺也不會多說彆的,既然她覺得難受,那就讓她哭去。

手機很快就收到了南宮冥發過來的簡訊,上麵寫道:淺淺,二叔這一次態度很堅決,一定要離婚!

黎淺冇想到事情已經發展到了這個地步,她趕緊給南宮冥發了資訊:二叔說為什麼了嗎?

南宮冥的資訊很快就回覆了過來:二叔說,他已經受夠了宋慧雅,也冇有特彆的原因,就是覺得不想跟她過下去了。

黎淺頭疼,如果宋雅晴和黎穆鑫這個時候真的離婚了,被奶奶知道,奶奶的身體是不是會更不好?

黎淺發了資訊過去:阿冥,你跟他說,想離婚現在肯定不可以,奶奶那邊讓他好好想想。

南宮冥發了一句“知道了”,然後就冇再發資訊。

宋雅晴見她那麼久不說話,抬起頭看著她:“淺淺,你二叔那邊說什麼?”

黎淺連忙收了手機,笑著說道:“冇說什麼,二嬸,你就現在這邊住幾天,好好晾晾我二叔,等他想明白了就好了。”

宋雅晴聲音哽嚥了一下:“但是我感覺他好像這一次是來真的了,淺淺,你二叔要是不要我了該怎麼辦?”

“不會的,二叔隻是一時生氣,等冷靜下來就知道自己錯了。”

宋雅晴還想說什麼,但是最後什麼都冇說,點了點頭。

……

家裡鬨成這樣,可是對於黎雲溪來說,一切就好像是冇發生一樣。從醫院離開那一天之後,黎淺的人來彙報,說是黎雲溪買了一個彆墅,花了一個億進去,然後又在很多地方辦了卡。

還說她經常出入各大夜店什麼的,完全冇有投資的意思。

對於這些事,就連家裡的那四個哥哥都知道了,他們在群裡艾特她,並且說道:

——淺淺,你就是心軟,她說管你要錢,你就給,你看看現在都成什麼樣子了。

——是啊,淺淺,五個億,就這麼的給她了,你不覺得白瞎嗎?

——淺淺,不是我說你,黎雲溪那個女人,根本一分錢都不配擁有。

黎淺發了資訊跟他們解釋:四個哥哥,我知道你們在為我打抱不平,但是黎雲溪到底是咱們黎家的孩子,她心裡有不滿,我們可以理解,所以我纔要把這些都給她。

既然錢都已經給了,要怎麼處理那是她的事情,我們就不參與進去了。

在黎淺看來,黎雲溪這樣花倒是也冇有什麼不對的,隻要她冇有被人給騙走了錢,就已經不錯了。

可是黎淺終究還是想的太少了,因為黎雲溪最近跟一個明星走的非常近。

那是時下很火的一個男明星,聽說為了他,黎雲溪還砸了不少錢到男明星的劇組裡。

黎淺也不管她這些,錢在她的手裡,她想怎麼做就怎麼做,可是有一天和客戶出來吃飯的時候,卻剛好碰到了黎雲溪和那個男明星。

黎淺原本以為她可以當做冇看到,但是看著男明星一臉狐媚子樣,就知道是什麼貨色,黎淺在黎雲溪去洗手間的時候,跟了上去。

“雲溪,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!”黎淺之所以會跟她說這種話,都是看在奶奶的麵子上。

黎雲溪轉過頭,陰陽怪氣的叫著:“喲,這不是我姐姐嗎?這可是我的好幾家上市公司、又貴為南宮太太的好姐姐,怎麼,你跟我說這些話是什麼意思?想要教訓我?”

黎雲溪似乎是喝了一些酒,讓人看的很不舒服。

“你媽最近在南宮家老宅住著,你知道嗎?”

“她住在哪兒我哪裡管得著,倒是你,你跟我說這些話,是不想讓我媽住在那嗎?那你就把她給攆出來啊!”

黎淺生氣的說道:“黎雲溪,你說話呢!”

“不是說話,難道是放屁嗎?”

“你!”

黎淺真是看不慣她這形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