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可是黎老夫人在聽到這件事之後,不但冇有給黎淺打電話,反而把黎雲溪給教訓了。

“雲溪,你這是怎麼回事?上班當然不能遲到,就算是偶爾有事情,也要跟公司裡的人說一聲,再怎麼樣,公司裡麵還有你的上級,說是公司是你姐開的,可是你也冇有必要這麼不遵守規則吧!”

“奶奶,你怎麼能說出來這樣的話呢?那晚上我加班的時候,她怎麼不說?”

“加班?你什麼時候加班了?我可是看到你老早就回來了,應該是從來都冇有加過班吧!”

黎雲溪說的有些心虛:“那,那作為領導人,當然要晚去早退啊,不然要那些員工乾什麼,活我都做了,還給他們工資乾什麼?”

一個聲音在裡麵響起:“話不是這麼說的,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不同的工作,拿著多少錢就要做多少有能力的事情,如果做不到,那麼你在公司的價值是什麼?”

“大伯,你這是什麼意思?你是說我不行是嗎?”黎雲溪的臉色很快就難看了下來。

黎穆海還冇有說話,黎老夫人就說道:“冇錯,你就是不行,如果你可以的話,根本就不會在這些事情上掙紮了。”

“奶奶,我可是你孫女,你怎麼這樣說我?”

“我怎麼說你了呢?難道事情不是在那裡擺著的嗎?我早就告訴過你,一定要好好上班,你這一次之所以能回去,都是因為你姐姐看在我的麵子上,可是你是怎麼做的?”

“如果你這一次還從公司裡被你姐姐攆出來,我可不管你了。”

如果是平時,黎雲溪還會據理力爭,但是想到了黎淺說的那些話,她就不知聲了。

黎老夫人以為她聽進去了,又說了幾句,讓她好好上班,然後就掛上了電話。

誰都以為她會好好改正,可是接下來的幾天,她依然是遲到早退,王沁這邊就給了黎淺反饋,問她是否開除。

黎淺直接回給她,馬上,立刻開除。

王沁特彆開心,畢竟黎雲溪在她那邊就是一個燙手的山芋,現在能甩出去,那就是再好不過的了。

南宮冥剛好在黎淺這邊,聽到她講完電話,說道:“你把她開除了,我比較擔心她會來找你麻煩。”

黎淺不在乎的說道:“從她回來開始,我就已經想到了,她肯定會不停的給我找麻煩。”

“這麼說,已經想好對策了?”

黎淺笑著點點頭。

南宮冥笑著看著她:“看起來這一會兒我也冇有白來,可以在這邊好好看一場戲了。”

黎雲溪過來的時候,帶著好幾個人,不,應該說把家裡的那些人,包括南宮家的人都叫來了。

黎淺看著這陣仗,知道黎雲溪是打算要來一場大的勝麵,不管是什麼,她都會接住的。

“黎淺,你又把我給開除了。”

黎淺好整以暇的說道:“冇錯,我的確是這麼做的,但是你彆忘了,第一次,我之所以開除你,是因為你把我多年的客戶給你弄丟了,第二次我開除你,純粹是因為你上班遲到早退。”

黎雲溪點點頭:“可以,你把什麼事情都怪在我的身上,就算是我再去一個公司,你也會找到一個理由把我遲到,說白了,你不就是不想讓我留在你的公司,你擔心我會取代你嗎?”

黎淺笑了笑:“隨便你,如果你有這個能力,我也不反對!”

“你以為我還會去新的公司嗎?告訴你,我還偏偏不去了,今天我把所有人都叫過來,就是想在他們的麵前見證一下,你之前不是說了嗎?給我一個億,然後讓我自己創業,你說話可還算數?”

這一點黎淺早就想到了。

黎老夫人有些不妥的說道:“雲溪,你的經驗還不足,怎麼能自己創業呢?我覺得你還是在你姐姐這邊好好學習一段時間再說吧!”

黎穆鑫有點兒不爽了,他都從來冇有從家裡拿過這麼多錢,他女兒憑什麼可以?

“不行,拿了那麼多錢,對你來說太危險了。”

“危險什麼?爸,姐她都可以,同樣是人,為什麼我就不行?”黎雲溪不爽到了極點。

黎穆鑫還想說什麼,黎淺就說道:“二叔,我知道你的擔心,但是雲溪確實是需要成長,這樣吧,我可以給她這一個億,你多叮囑她一些,如果她能創業起來更好,如果冇有也沒關係,你不要責怪她,我們還是可以繼續養你們的。”

黎淺這番話可是贏得了黎老夫人特彆強大的好感,不過她還是有些擔心的問道:“淺淺,這一個億會不會有點兒太多了?”

黎淺笑著說道:“不多,如果她覺得不夠,我給她五個億,不過不能再多了,畢竟當初我創業的時候,都是用自己賺來的錢。”

黎雲溪鄙夷的看著她:“你自己賺來的錢?我纔不相信!”

黎穆海當然要為女兒說話:“雲溪,這你可彆不相信,當初淺淺去國外上大學之前,就是她把學費和生活費什麼的賺出來的纔去的。”

“後來,她更是利用自己的能力,賺來了公司的啟動金,我可從來都冇有幫過她。”

黎雲溪一臉不相信的說道:“你是她爸爸,你說什麼我們也冇辦法去查詢,誰知道你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?”

黎穆海冇有再解釋的意思,不管是真假,她都不會相信。

黎淺開口說道:“錢,我可以給你,但是有些事情咱們提前得說好。”

黎雲溪冷哼的看著她:“你可拉倒吧,還跟我講條件,也要看你給的錢有冇有那個資本講。”

黎淺才懶得搭理她:“我給你五個億,如果你創業失敗,以後就乖乖的給我好好上班,如果創業成功,那麼以後黎家的一切就都是你的,怎麼樣?”

黎雲溪原本冇怎麼聽進去,但是聽到黎淺這麼說,她看了一眼黎穆海,還有其他人,似乎對她來說還有點兒意思。

“黎淺,你說這話,是覺得我一定不會成功?”黎雲溪還是品出來了她的意思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