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黎淺的臉上帶著笑容:“放心吧,接下來隨便你怎麼做,我不會乾涉了!”

南宮冥奇怪的看著她。

黎淺神秘的一笑。

到了霍家老宅,黎老夫人走在最前麵,和黎穆鑫、宋雅晴一直都在打量著霍家。

所到之處,黎老夫人還點點頭:“不錯,這裡看起來住著會很舒服。”

黎雲溪並不知道南宮冥和黎淺的安排,所以以為他們接下來都是要住在這裡的,想著有奶奶的幫忙,加上爸爸媽媽的出謀劃策,南宮冥肯定會很快就成她的,她也將會是這裡的女主人。

於是,她湊到黎老夫人的麵前,笑著說道:“是吧,奶奶,我第一次來這裡的時候,也喜歡上了這裡。”

黎老夫人笑著抓著她的手:“喜歡這裡,就讓這裡變成你的!”

黎雲溪臉頰泛紅,已經想到了以後自己在這裡當女主人的模樣。

南宮冥走過來,冷冷的開口說道:“黎老夫人,今天我們帶你過來,就是想讓你先留在這裡吃個飯,差不多時,就會送你們離開,既然黎雲溪已經幫你們找好了房子,我們家就不方便留你們了。”

黎老夫人的臉色難看:“阿冥,你這是什麼意思?我纔剛從國外回來,你就要這樣對我?”

“還有,你可是要管我叫奶奶的,怎麼叫上老夫人了,這多不親切?”

南宮冥板著一張臉:“如果我冇有記錯的話,之前淺淺並冇有給我介紹你,我也不知道你是誰,更不會這麼叫你。”

黎老夫人仔細想了一下,一見到黎淺,她光顧著收拾她了,確實是把這一茬給忘記了。

“黎淺,你給我過來,趕緊給我和阿冥介紹一下!”

黎淺還冇有走過來,南宮冥便說道:“算了,我也冇什麼興趣認識你,就這樣吧!”

他帶著糖糖率先走了進去。

南宮冥給黎老夫人臉色,黎老夫人也冇辦法,誰讓她還想著讓黎雲溪跟南宮冥在一起呢?

不過……

黎老夫人看向了黎淺:“今天我們就住在這裡了,也不折騰了,你等下讓他們收拾幾個房間給我們。”

黎淺走到她的麵前,笑著說道:“奶奶,我覺得你還是彆住在這裡了,萬一阿冥的爺爺奶奶不喜歡你,半夜來找你怎麼辦?”

黎老夫人最迷信了,最害怕這些,她冷著一張臉:“黎,黎淺,你什麼意思?他們為什麼不喜歡我?”

“您大概不知道吧,我雖然冇見過南宮老夫人,但是聽說南宮老夫人很喜歡阿冥,阿冥喜歡的人,自然是她喜歡的。至於南宮老爺子,我見過,雖然他一開始不喜歡我,還傷害了我。”

“但是後來他悔悟了,把家裡這一切都交給了我,如今,南宮家我做主,你想,你之前對我做的那些,讓他們知道了,會怎麼樣對你?”

“哎呀,這要是半夜聽到了什麼奇奇怪怪的聲音……”

黎老夫人慘白著一張臉:“黎淺,你不要嚇我!”

“反正我是告訴你了,你要信不信!”說著,她也走了進去。

黎老夫人仔細想了一下,覺得還是不要住在這裡了,黎雲溪死死的咬著嘴唇,黎淺就是這樣的人,她不出手也就算了,一出手,黎老夫人很多時候也拿她冇辦法。

“奶奶,那是淺淺姐嚇你的,這個世界上哪兒來的那些阿飄?”

“你不用說了,反正我是不住在這裡。”

黎老夫人甚至是都後悔了,是不是這個時候應該離開了?

不過一想到這是在白天,應該冇什麼事了吧!

客廳裡,南宮冥也聽到了外麵的聲音,看著黎淺進來,忍不住笑著:“你奶奶還相信那種東西?”

“可能是虧心事做多了吧!”黎淺隨意的聳聳肩。

南宮冥點點頭:“你說的冇錯。”

一行人走了進來,因為這麼一折騰,已經到了晚上吃飯的時間,所以大家一起去了餐廳。

黎老夫人注意到,南宮家的餐廳都很大,這可跟他們黎家不太相同,黎家雖然有錢,但是不過是幾十年,可是南宮家有著上百年的曆史,代代傳承下來的。

黎老夫人對這裡非常滿意,她雖然冇有辦法住進來,但是可以讓孫女住進來,憑什麼這一切都讓黎淺享受,難道黎家的一切還不夠她享受的嗎?

吃飯的時候,到底黎老夫人的輩分高一點,所以她坐在了上麵,南宮烈則是與她坐在了對麵。

本來親家見麵,應該是很好的畫麵,可是哪裡想到,之前黎老夫人幾次對黎淺那般,實在是讓南宮烈和林雅靖對他們冇什麼好感,甚至是連最基本的客套都不想做了。

南宮烈不說話,但是黎老夫人卻能不停的找話。

“南宮先生啊,黎淺給你們添不少的麻煩吧,她啊,在家裡被慣壞了,我早就跟他們說過,不要那麼慣一個女孩子,不好的,這個世界會變亂的,可是他們就是不聽!”

南宮烈隨意的說道:“黎老夫人,我倒是有跟你不同的看法,我覺得慣著女孩子冇有什麼不好,你可能還是不瞭解淺淺,淺淺這個人可從來都冇有恃寵而驕過,甚至是待人待物都很有禮貌,彆說我很喜歡她,就是我爸爸也很喜歡她,否則也不會把家裡這一切都給她。”

“當然了,對於我爸爸的決定,我們這些做孩子的,也冇有任何的反對,我們也是發自內心的喜歡淺淺,恨不得把所有的都給淺淺。”

說著,南宮烈還溫柔的朝著黎淺笑了笑。

黎淺的臉上也帶著笑容。

黎老夫人的臉色不怎麼好看:“可是我不這樣認為,自古以來,都是男主外女主內,這女人當了家,日子肯定是一天不如一天的。”

“哦?黎老夫人,按照您的意思是,您在家也是當家的,黎家也是日子一天不如一天嗎?”

南宮冥第一次看著他爸爸順眼了一些,聽著他這樣的話,他整個人很開心。

黎老夫人冇想到他這麼不給麵子:“我能一樣嗎?我是經過了歲月的洗禮,人生的沉澱,已經有了豐富的閱曆纔會這般的,黎淺她這麼年輕,怎麼能負擔的起這樣的一個大家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