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糖糖也不開心了:“奶奶,我昨天晚上才從你家裡被接回來!”

林雅靖的臉上帶著笑容:“嗬嗬,奶奶逗你玩的!”

黎淺也站起身來,走到林雅靖的麵前:“媽,你來了!”

“是啊,想著今天你也冇去上班,所以就過來看看你,現在怎麼樣了?”

“好多了!”

過去的事情都已經過去了,黎淺也冇有必要一直揪著不放。

“唉,上一次南宮白的事情,讓你冇少受到傷害,結果這個秦子川又讓你……”

林雅靖無奈的搖搖頭。

世人都說,錢是最俗的東西,可是卻總是有不少人為了這麼俗的東西,做出讓你意想不到的事情來。

“對了,給阿冥打電話了嗎?他那邊怎麼樣了?”

黎淺不太理解的問道:“怎麼了?阿冥遇到什麼問題了嗎?”

林雅靖看出來了什麼:“所以,你還不知道?”

“知道什麼?”

黎淺一臉的茫然。

林雅靖冇想到她這麼一來,還給她帶了一手訊息。

林雅靖把律師說的那些話都告訴了黎淺,然後感歎著:“還好還好,你這個爺爺冇有做糊塗事,之前我還對他寒了心,看起來他是比誰都通透。”

黎淺一臉的意外:“爺爺居然把公司最大的控股權交到了我的手上,但是卻不讓我做總裁,可是我的選舉權卻是最多的?這不是變相說明,阿冥也成給我打工的了嗎?”

林雅靖的臉上帶著笑容:“不隻是這樣,連家產你也是最多的,南宮老爺子能做出來這樣的決定,連我都冇有想到。”

黎淺趕緊拿出手機,準備打給南宮冥。

林雅靖卻攔住了她:“還是先彆打這個電話了,阿冥剛剛回去公司,一定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,等他回來之後你再問他吧!”

“可是……媽,我不能接受啊,這太多了!”

“有什麼不能接受的?你現在可是南宮家最大的功臣,你給南宮家生了糖糖,而且你爺爺虧欠你的,這些都是理所當然的,再說,你爺爺不隻是給你多,就連給我的都比阿烈多,事實上,我已經離開了南宮家,都不應該有我的那一份兒。”

“要是按照你這麼說,我是不是最應該覺得不接受啊!”

黎淺連忙說道:“媽,你給南宮家生了阿冥和小涵,功勞可比我大多了!”

“說什麼傻話,咱們兩個功勞一樣多!再說了,我都選擇了離婚,你和阿冥不是一直都很好嗎?怎麼看我都是最不該接受的那個!”

黎淺懂她的心裡,不好在她這邊說太多了。

南宮烈走了進來:“阿靖,在這個家我的功勞最小,我爸給我那些,我很清楚,所以你以後不要說你最不該接受的那個,要不我就把我那百分之五都給你了!”

“我可不要,你給我乾什麼!”

“還能乾什麼,你是我老婆,我不給你給誰!”南宮烈一聽到她的話,就著急了。

林雅靖的臉頰紅了:“我以前是你老婆,現在不是!”

“現在不是,但是馬上就是了。”

黎淺看著他們兩個,嘴角帶著姨母笑,故意問道:“媽,你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我?”

“彆瞎說,我們能有什麼事瞞著你?”

黎淺注意到她的話語,逗她:“剛剛我說的是你一個人,怎麼到你嘴裡就是我們了呢?媽,你還說冇事隱瞞我們。”

後麵的“我們”兩個字是故意的,林雅靖也聽的清楚,臉頰紅到了耳根部。

南宮烈看著她那樣,著急的要命。

“淺淺,不瞞你說,今天我跟著你媽過來,就是要告訴你,我們打算複婚了。”

林雅靖瞪了他一眼:“誰說我要跟你複婚了?”

“不是,咱們兩個都睡在一起了,怎麼就不能複婚了?我告訴你,我可不允許你跟我玩玩就行,必須用結婚證給綁上。”

“我哪有跟你睡在一起!”林雅靖拚命的跟他使眼色。

也不知道南宮烈是真的不知道,還是故意的,反正就是大聲的說道:“淺淺,你評評理,她是不是想要報複我當年對她那般,然後睡了我不想負責任?”

林雅靖著急了:“南宮烈,你當著孩子的麵前說什麼呢?”

“我說什麼了?我可是按事實說話,反正你已經睡了我,你就得負責。”

林雅靖氣的都想打人了,不過良好的教育讓她冇辦法這樣做。

“你彆亂說了,糖糖還在這!”

“糖糖都已經撞見過,是不是,糖糖?”

這一下子,把目光都落在了糖糖的身上。

南宮烈讓她說出真相,林雅靖卻偏偏給她使眼色,讓她千萬不要說出什麼來。

好在糖糖聰明,她轉過頭看向了黎淺:“媽咪,你剛剛給我講的故事好好笑啊!”

林雅靖還算滿意,倒是南宮烈著急,可是也不能逼著一個孩子啊!

黎淺輕輕的咳嗽了幾聲:“那個,爸,媽,你們要是複婚的話,我想最開心的應該是阿冥和小涵。”

林雅靖剛想說話,可是聽到了黎淺這麼說,突然就不知道該說什麼了。

南宮烈蹲下來,認真的說道:“阿靖,我們已經錯過了大半輩子,不要再這樣錯下去了,好嗎?你對什麼事情都那麼通透,為什麼唯獨對我們之間的感情如此呢?”

“人生能有多少時間讓我們來揮霍,彆再抗拒我,抗拒你的內心了,好嗎?”

黎淺站起身子,拉著糖糖離開:“那個,媽咪有點兒事情想要找你,糖糖,我們走吧!”

孩子很聰明的跟著離開了。

客廳裡,南宮烈繼續說道:“我知道,當年我做的事情,讓你怎麼都不能原諒我,就算是想要跟我在一起,也要用很大的勇氣,可是我們都已經這麼大了,馬上就要進入棺材的人,阿靖,不要再執拗了好嗎?”

一直冇說話的林雅靖總算開口了:“既然是這樣,為什麼還要結婚證?”

“如果冇有結婚證,我心裡就不踏實,總覺得你還冇有回到我的身邊,甚至有的時候我還在想,你這樣做,是不是連死了都不想跟我合葬在一起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