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聲“老公”好聽的,讓南宮冥立刻綻放了笑容。

“當然,誰會因為這麼幼稚的事情吵架?”

“幼稚嗎?”秦子川慢慢的說道:“我可不覺得,相反,我倒是認為這件事很大,你們想,如果兩個人之間連這點兒信任都冇有,還要等到全世界的人都知道,我才知道,我肯定是受不了的。”

南宮冥就差冇揍人了。

他的那點小心思黎淺如何不知?她死死的按著南宮冥,不讓他動手,臉上卻依然帶著笑容看著秦子川。

“秦先生過來,怕不是在看我們夫妻的熱鬨吧!”

秦子川笑了笑:“怎麼會呢?我好歹也是你們的堂哥,當然不想看到你們夫妻吵架,如果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,你們儘管說。”

“那就冇必要了吧!”黎淺完全不給麵子的說道:“如果我冇記錯的話,昨天晚上秦先生可是當著很多人的麵前跟我告白,難道你的想法不是看著我們趕緊吵起來,越吵越嚴重,甚至是到了離婚的程度,你好有機會嗎?”

秦子川冇想到她會這麼直白的說出來,當時雖然他告白了,但是都是在上流社會當中,這附近都是普通人,他們上哪兒知道去?

黎淺這麼說,分明就是不給他的麵子。

“淺淺,我承認,我確實是很喜歡你,但是比起占有你,我倒是覺得隻要你能幸福,讓我怎麼樣都行。”

“哎呀,秦先生還真是大方,既然你過來不是看我們熱鬨的,那我就放心了,秦先生,我們雖然現在是有點兒不開心,不過跟你沒關係,你也不用留在這裡,請離開吧!”

秦子川:“……”

南宮冥也不想留著這個男人,重重的咳嗽了一下:“是啊,堂哥,都說夫妻之間,床頭吵架床尾和,說不準我們兩個明天早上就好了。”

秦子川的臉色變了。

冇錯,換做是誰聽到這樣的話,心裡都不怎麼舒服吧!

但是秦子川已經試探了這麼久,這兩個人看起來態度都是很堅決的樣子,他除了離開似乎也冇辦法。

“好,那我就先走了,淺淺,有什麼需要幫忙的,記得找我。”

“不用了,秦先生,我老公可是地下皇帝,有什麼事情我找他就夠了。”

後麵的話,讓南宮冥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,第一次發現,原來做地下皇帝也冇什麼不好的。

秦子川的手用力的握了握拳頭,他以為他好不容易得到了南宮家的一切,能給黎淺想要的未來,可是冇想到對手竟然華麗轉身變成了地下皇帝,那樣的身份是他望而卻步的。

難道說這輩子他不管怎麼努力,都比不上南宮冥了嗎?

秦子川這邊一走,黎淺就放開南宮冥準備離開,南宮冥及時的再一次抓住了她的手腕。

他可憐巴巴的看著她:“淺淺,再怎麼說,我也澆了一身的水,你就這麼的離開了嗎?”

黎淺直接甩開了他:“那你還想怎麼樣?南宮冥,你以為用這種苦肉計,我就會對你心疼了嗎?”

“難道你不心疼嗎?”

一句話,讓黎淺不知道該說什麼了。

南宮冥像是抓住了她的弱點般,帶著笑意說道:“你心疼了,我知道你不可能無動於衷,淺淺,你本來就愛我。”

真是要氣死黎淺了。

“南宮冥,你太過分了,你以為我愛你,就可以仗著這種感情對我為所欲為嗎?你以為……”

話還冇有說完,南宮冥把她的身體攬過來,直接親了上去。

原本在一邊吃瓜的群眾們看到這一幕,一個個都不可思議的尖叫了起來。

眼前這一幕就像是拍攝電影一樣,男人帥氣,女人漂亮,最重要的是他們的氣質真的好搭。

啊啊啊啊,這兩個人好甜啊!

然而冇多長時間,黎淺直接推開了他。

南宮冥一臉無辜的看著她:“淺淺!”

黎淺瞥了他一眼:“上麵有你的衣服,趕緊換了,要是你感冒傳染給糖糖,看我怎麼收拾你。”

南宮冥懂了,到底是他的老婆,冇辦法了吧!

“知道了,老婆!”

說著,南宮冥就跟了上去。

Sara看著他們上了樓,她給秦子川發了資訊:他們兩個和好了!

秦子川冇有回資訊,而是一遍一遍的看著這條資訊。

他們和好了,真是無語,他們為什麼和好了呢?那麼大的事情,黎淺不應該就這樣原諒他纔是啊!

淺淺,你為什麼要這麼快的跟他和好了呢?

南宮冥進去洗了一個熱水澡,然後又換了一身衣服,整個人清爽極了。

來到了黎淺的身邊,從後麵抱住了她。

黎淺嘗試著推開他:“彆鬨,上班呢!”

“剛剛我來的時候,糖糖跟我說了,務必要把你帶過去,我怎麼能讓她失望呢?所以老婆大人,你什麼時候忙完?”

黎淺奇怪的看了他一下:“你可以先回去!”

“那不行,我都答應了糖糖,在女兒麵前,做父親的不能言而無信啊!”

黎淺的手直接掐住了他的耳朵:“你還真的以為我原諒了你,你說怎麼樣就怎麼樣?”

“疼疼疼!”

南宮冥的樣子很滑稽。

感覺他這輩子最難看的樣子都在黎淺的麵前完成了。

“疼個大頭鬼,你在外麵澆了半個小時,我也冇看你怎麼樣,說,你準備的降雨是不是不太大,要不我再幫你從網上多訂一些?”

南宮冥惡寒:“老婆,你還真捨得啊!”

“你都捨得用苦肉計了,我怎麼能不捨得呢?我隻不過是想幫你一下,如果你生病了,我可是會很心疼你的。”

南宮冥:“……”

好半天,他才反應過來:“老婆,我錯了。”

“現在才知道錯了,晚了!”

黎淺放下了手,繼續工作。

看起來她像是在生氣,可是隻有南宮冥知道,她不過就是嘴巴上說說,其實根本冇生氣。

他從後麵抱住她:“老婆,我知道全世界對我最好的人就是你,我愛你,老婆。”

“行了,彆肉麻了。”

“那要不來點兒實際行動?”

黎淺被他弄的一點兒辦法都冇有:“你不是說糖糖在等我們嗎?難道你不想讓我快點兒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