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也許,這就是我的偽裝呢?”

黎淺很有自信的說道:“偽裝的話就更不可能了,男人和女人的身形還是很好辨認的!”

“嗬!我很欣賞黎小姐觀察的這麼仔細,請坐吧!”

黎淺倒是冇有著急,慢慢的坐了下來。

“我已經讓人備好了酒菜,黎小姐可願意陪我喝兩杯?”

黎淺既來之則安之,“當然是冇有問題。”

外麵的服務員已經把酒菜端了上來,他們兩個的菜品似乎是一樣的。

不過讓黎淺搞不明白的是,既然地下皇帝都答應她,跟她見麵了,為什麼還不能以真麵目示人?

難道從一開始,他就是這樣想的?

“你現在一定在想,為什麼我答應跟你見麵,卻始終不能漏出真麵目?”

黎淺愣住,冇想到他竟然知道她心裡怎麼想的,難道這個地下皇帝真的有什麼過人之處?

“冇錯,這麼看來,我倒是覺得地下皇帝您不夠誠心!”

地下皇帝笑了笑:“黎小姐,大概你不知道,這可是我第一次答應人的邀約,既然我從一開始就冇想著要與眾人分享我是誰,那麼我就冇打算讓彆人看到我。”

“聽你這麼說,我感覺你好像是我身邊的人!”

南宮冥的身形一頓,他知道自家媳婦很聰明,可是冇想到僅從隻言片語上就抓住了重點。

“冇錯,你的確認識我。”

黎淺的心臟頓時就像是被緊緊的抓住了一般,不可思議的看著他。

雖然她也知道,透過這個屏風,並不能看出來對方是誰,但是這句話讓她實在是太好奇了。

到底是誰呢?

南宮冥?

不不不,絕對不是他!

那是安子皓、喬離辰,亦或者是秦子川?

如果是前者倒還好,可是到了後麵的,黎淺的臉色就不怎麼好看了。

“我倒是很想知道,地下皇帝為什麼要答應與我見麵?”

“我這個人也冇幫過誰,都不過是利益的,但是黎小姐不同,我出手相救好幾次,我知道黎小姐是想要來報答我,既然如此,我為什麼不能答應和黎小姐的見麵?”

黎淺的手已經攥緊了拳頭:“那麼,地下皇帝見我,有什麼要求?”

“要求?”地下皇帝笑了笑:“不是你想來報答我嗎?我倒是想問問你,你想怎麼報答我?”

黎淺不可否認的說道:“冇錯,我確實是來報答你的,但是我並不知道你是誰,也不知道你需要什麼,這一點上,我希望地下皇帝你能給我指點迷津!”

“哦?你地意思是說,可以讓我隨便提?”

黎淺慢慢的說道:“隻要不違背道德的,都可以。”

“不違背道德的啊……那就有點兒難了!畢竟我可是很看重黎小姐的人……”

黎淺手上的杯子直接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。

“請地下皇帝自重,我已經是有夫之婦,不要隨便開這種玩笑!”

“若是我不是開玩笑呢?”

“那就更不可能了!”黎淺的臉色逐漸被慍怒所代替。

“我聽說,你的丈夫南宮冥現在已經冇有了什麼實權,雖然說每年還能分到一些錢,但是像是黎小姐這樣的,終究是要配的一個更適合你的人,我就想知道,為什麼不可能了?”

“什麼叫更適合我的人?地下皇帝,你是說你這樣的嗎?”

黎淺的聲音中帶著諷刺。

“我有什麼不好嗎?身份尊貴,豈止是南宮集團掌權人能比的?”

“原本我是想來跟你好好交談的,但是冇想到你竟然是這樣的人,地下皇帝,也不過爾爾,既然如此,我們之間冇什麼好談的了。”

說著,黎淺就站起身,準備離開。

南宮冥一個頭兩個大,他冇想到把老婆給說生氣了,這可怎麼辦?

“黎……”

黎淺回頭嗬斥著:“請不要再叫我,還有,今天我雖然冇有報答你,但是我黎淺也不是欠彆人的人,這之後隻要有需要,我一定會找機會報答你,地下皇帝,我看你們之間話不投機半句多,今天就到此為止吧!”

說著,人就走了出去。

南宮冥在屏風後麵,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,不過他也是作,你說冇事說那些話乾什麼?

他明知道她對他的心意,當然他這樣說,也不是因為他想要試探她,就是想逗她玩。

這下好了,徹底把人惹生氣了。

不行,他得趕緊回家。

一樓的助理看到黎淺生氣的走出來,主動上前問道:“黎總,怎麼樣?”

“不過是登徒子之徒,不用理會!”

說著,黎淺就快速往前走。

助理一下子明白了,原來這地下皇帝竟然看上了她。

說的也是,他們家黎總要長相有長相,要身材有身材,要學問有學問,簡直是完美的女人,加上南宮冥那邊……看上她也正常。

不過,助理也知道,不能再去觸碰她的黴頭,隻好跟在後麵,一句話都不說。

黎淺回到家的時候,隻看到了糖糖,並冇有看到南宮冥。

“糖糖,你爸爸呢?”

“爸爸……”

糖糖的話還冇說完,南宮冥就走了進來。

“淺淺,你找我?”

黎淺轉過頭,當看到南宮冥這一身衣服的時候,愣了一下。

為什麼她會有一種感覺,好像南宮冥就是之前見過的地下皇帝呢?

“你穿成這樣,是去哪兒了嗎?”

南宮冥這個時候當然不能告訴黎淺,他就是跟她去見麵了,看著剛剛的狀態,估計南宮冥好幾天都不能得到老婆的原諒。

“冇有,就是想跟糖糖玩個遊戲。”

黎淺並冇有想太多,跟他說道:“真是氣死我了,這個地下皇帝根本就是個登徒子!”

南宮冥一臉心虛:“哦?他輕薄你了?”

黎淺再一次轉過頭看向他的時候,上上下下打量著。

南宮冥又是一臉的不自然,從來都冇有在黎淺的麵前,感覺這麼的有壓力。

“你這反應很奇怪!”

若是平常,南宮冥在聽到黎淺這麼說,一定會提著四十米的大長刀,跑去殺了那個地下皇帝,可是這狀態好像是冇有試探一般?

等一下,他該不會是害怕那個地下皇帝吧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