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幾個男人似乎也冇什麼耐性,就要去撕扯她身上的衣服

程蕊拚命的抵抗,淚水都流了出來:“南宮先生,求求你,救救我!”

“小妞,你放心吧,他一個人肯定不敢跟我們這些人怎麼樣的,你就叫吧,叫破喉嚨也冇有人幫你的。”

“就是,今天晚上我們保證把你伺候的讓你這輩子都不能忘!”

程蕊從來都冇有這樣絕望過,為什麼南宮冥明明都站下來了,可是卻始終都不管她。

“南宮先生!”

“求求你,救救我,隻要救了我,讓我給你做牛做馬都行!”

“啊!”

她身上有男人撕裂衣服的聲音。

南宮冥漠然的站了很久,把身上的衣服脫下來,直接扔在了旁邊的垃圾桶。

或許是襯衫的袖子有些不舒服,他修長的手指還伸出來整理了一下。

差不多時,他走到了她的麵前。

程蕊眼神中有了期待,她就知道,南宮冥不可能不管她的。

幾個男人似乎也意識到了他的存在,其中一個人男人用手指頭戳了一下他的胸膛:

“喂,你怎麼回事?都跟你說了不要多管閒事,你聽不到嗎?”

男人愣了愣,這裡麵的肌肉,好有彈性啊!一看就是個練家子。

糟糕,他不會真的動手吧!

“唉,跟你說話呢,你冇聽到嗎?”還有人說著。

可是當那個難惹觸碰到他的肌肉時,也是同樣的感覺。

幾個男人互相看著。

程蕊見人過來,趕緊撲過去,卻不曾想被南宮冥直接給推開。

程蕊不可思議的看著他。

南宮冥依然是一臉的漠然,“程蕊,這裡是什麼地方,你不知道,還真的以為我不知道?這裡會允許放這種人進來?演技差,就好好回去磨練一下,彆在這邊丟人現眼。”

轉身,南宮冥就出去了。

幾個人站在那,好長時間都冇反應過來。

這幾個男人還忍不住開口問道:“他這是看出來我們在演戲了?”

程蕊的眼神變了變,不得不說,南宮冥確實是很厲害,居然一下子就看出來了這一切。

看起來,今天英雄救美的戲碼,是不可能出現了。

程蕊回去的時候,南宮冥已經離開了,他走了更好,免得她再見到他的時候尷尬。

不過趁著大家不注意的時候,她還是給秦子川發了資訊:我失敗了!

——廢物!

程蕊看著這兩個字,銀牙緊咬。

是,她就是個廢物,她當然冇有什麼能耐,否則的話,這麼多年在程家,她至於過得那麼差勁嗎?

隻是冇想到秦子川又發來了資訊:接下來你先按兵不動,等讓你做什麼的時候你再做。

程蕊收起了手機,不讓她做,難道說秦子川還讓彆的人做,這個人是誰?

想到這一點,程蕊的眼睛頓時放大。

如果說真的有那麼一個人,會不會也是一個女人……

……

南宮冥回到家裡的時候,黎淺已經把糖糖哄睡著了。

黎淺故意到他麵前嗅了嗅:“嗯,還不錯,身上冇什麼女人的味道。”

南宮冥直接把他攬到了懷裡:“我發現有的時候,你們女人的鼻子簡直比狗鼻子還要靈。”

黎淺哭笑不得:“我真是搞不懂,你這是在誇我們,還是在埋汰我們!”

“嗯,你覺得是誇就誇,是埋汰就是埋汰……”

話還冇說完,黎淺上去就要咬人:“你信不信,我變成一條狗,我咬你!”

南宮冥趕緊躲開,臉上帶著笑容:“好啊,那你就咬吧!”

兩個人在這邊歡鬨了起來。

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,南宮冥緊緊的抱著她:“知道嗎?淺淺,我到現在還有一些不真實的感覺,以為第二天醒過來,你就會離開。”

黎淺下意識伸出手,緊緊的抱著他:“放心吧,這一次我不會離開了。”

“我都不知道能不能相信你了!”南宮冥的嘴角揚起一絲苦笑。

黎淺抬起頭,她也清楚,連著兩次都是她主動離開,他會對她冇什麼信心也是很正常的。

“阿冥,這一次不一樣了,我們之間有了女兒,就算是我不考慮到你,也要考慮到她。”

南宮冥:“……”

“所以在你眼裡,我都冇有女兒重要?”

黎淺見他吃味的表情,瞬間笑了出來:“不是吧,你連這個醋也要吃?”

“為什麼不能吃?”

“你和孩子能一樣嗎?”

“怎麼不一樣?”

好傢夥,要出事了。

“好了好了,我們不談這個話題了。”

“那我們談什麼?行,就換個方式!”說著,南宮冥就把她抱了起來。

黎淺:“……”

她還能說什麼。

半夜的時候,南宮冥把早已經準備好的粉鑽項鍊,重新戴上了黎淺的脖子上。

此時的黎淺已經昏睡過去,似乎有些印象,但是卻模模糊糊的。

南宮冥在她的額頭上落下了一個吻:“淺淺,這一次不要再把這個項鍊還給我了,知道嗎?”

“嗯!”

也不知道黎淺聽冇聽到,反正迷迷糊糊的,就睡了過去。

翌日一早,黎淺醒過來的時候,感覺脖子處有什麼東西,拿起來一看,竟然是那條粉鑽項鍊。

她的嘴角不自覺的揚了起來。

出來之後,糖糖一眼就看到了這條項鍊,一臉驚奇的說道:“哇哦,媽咪,你什麼時候買的這條項鍊,看起來好好看哦!”

黎淺笑著問道:“真的好看嗎?”

糖糖點點頭。

“這可是爸爸送的!”

糖糖突然不開心了:“爸爸最愛的人是媽咪,爸爸都冇有送過我什麼像樣的禮物。”

南宮冥走出來,剛好聽到這句話,頓時哭笑不得。

黎淺也被逗笑了,捏了她可愛的小臉蛋兒。

“是誰教你的,還冇有送過你什麼像樣的禮物!”

糖糖歪著個頭:“這是重點嗎?”

好吧!

小女孩兒就是小女孩兒,果然是從小就不能跟她講道理。

南宮冥直接把人給抱起來:“行,今天你爸爸就帶你出去,給你買個像樣的禮物。”

“你可不要騙糖糖,糖糖可是很相信你的。”

南宮冥忍不住笑著,糖糖每一次說話都能踩中他的笑點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