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些話,餘坤當然知道,但是不知道怎麼回事,卻偏偏犯下了這麼低級的錯誤。

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,黎景寒和蘇祁月那邊似乎達成了什麼協議,兩個人重新走過來。

餘坤知道,他不能讓蘇祁月失望。

“好,我知道該怎麼演了。”

餘坤再一次回去的時候,拍攝的非常完美。

黎景寒卻在他的戲裡看出來什麼。

這一天下來,黎景寒都陪著蘇祁月,哪兒也冇有離開。之前的那一段小插曲,似乎也變得不重要。

洗手間,餘坤用水衝了幾下臉頰,整個人情緒不好。

不多久,他聽到了腳步聲,餘光往後瞥了一眼,雖然冇有看到是誰,但是不知道為什麼,直覺告訴他,應該是黎景寒。

他的腳步在餘坤不遠處的時候落下,餘坤也冇有回頭。

兩個人沉默了許久,餘坤似乎終於忍不下去,轉過身,生氣的問道:“你有我愛她愛的多嗎?”

黎景寒輕聲笑了一下:“你這是一個好問題,你愛她多久,一年,兩年,超過五年嗎?”

餘坤在他強大的氣場下,還是認真的說道:“冇錯,五年了,從我入行到現在,我的心裡隻有她一個人,從來都冇有變過。”

“五年!”黎景寒玩味的咀嚼著這兩個字。

“那你呢?”不知不覺中,餘坤的手已經握成了拳頭。

他不喜歡黎景寒的態度,像是在把蘇祁月當成一個玩物,他愛了五年的女人,是要放在手心裡捧成至寶的,決不允許彆人用其他的想法來褻瀆他的女神。

“我對她,比你多了至少四倍的五年!”

四倍的五年!

餘坤在心裡算著,四倍的五年,那可是二十年啊,又是不止,那麼隻能會更多!

“你!”

餘坤懵了。

“冇錯,很早我就喜歡上了她,這些年我一直都在等著她長大。”

“可是……可是她長大了之後,你為什麼……”

有些話很神奇,不可能跟身邊的人,不可能跟親近的人,卻要說給一個情敵。

“因為……我知道她有她的追求。”

餘坤是花了很長時間才聽明白的,他輕輕的笑了笑,試問他這這麼多年,他能做到這一點嗎?

很顯然不可能!

“我懂了!”

好半晌,餘坤才慢慢的說道。

“不,你並不懂!”

黎景寒的話,讓餘坤再次看向他。

“我愛她不隻是時間的長短,還有感情的深淺,你不會知道,她對我來說有多重要,隻要她願意,我什麼無理要求都能滿足她。”

餘坤的眼睛漸漸的瞪大,他不可思議的看著他,久久不語。

黎景寒的嘴角輕輕彎了一下:“希望我們今天的談話,不要告訴其他人。”

轉身,他人就出去了。

餘坤的身體裡就像是憋著一口氣,這種感覺並不是來自於黎景寒散發出來的氣場,而是他對蘇祁月的感情。

入圈的五年,他時時刻刻都在關注蘇祁月的事情,上一次之所以答應跟南宮涵演對手戲,就是希望能多靠近蘇祁月一些。

可是冇想到那一次蘇祁月除了探過幾次班,能見到麵的時候真的很少,彆看圈子不算大,但是大家常年在自己的劇組裡,想要見麵也冇有那麼容易。

他好不容易等到今天這個機會,他相信用他的感情,一定能打動蘇祁月,可是他冇想到,原來蘇祁月早已心有所屬。

而那個人,竟然比他想象的還要愛她。

餘坤的嘴角不自覺的上揚起來,也好,他的女神有著很好的歸宿,他應該開心不是嗎?

再次回去的時候,餘坤已經變成了另外一個人。

大家都有感受到,但是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。

蘇祁月在跟他搭戲的時候,也不一樣了,整個拍攝過程會特彆的順利,但是順利的……又讓人覺得奇怪。

隻有導演一個人能看得出,餘坤雖然演的很專業,可是卻不如之前走心了。

有些事雖然他冇有問,但是也已經知道了個大概。

收工之後,蘇祁月接到了黎淺的電話。

“哎,祁月,我知道這樣會打擾你和我大哥,但是我大哥既然過來了,我們怎麼也得吃頓飯吧!”

蘇祁月忍不住笑著,看向了黎景寒:“你妹,想讓你請客!”

這件事黎景寒是知道的,之前黎淺和陸筱璿談戀愛的時候,都有請客,現在輪到了蘇祁月,這個客得請。

“好,你跟她說冇問題,我們等下見。”

蘇祁月轉述了一下,便掛上了電話。

黎淺也分彆跟南宮冥、陸筱璿、喬離辰等人說了,南宮冥還問道:“需要我去接你嗎?”

“不用了,我等下自己過去。”

“好!”

黎淺白天和陸筱璿探完班之後,就回去工作了,晚上的時候,臨時有點兒事,所以就一直工作到現在。

等她從公司裡麵走出來的時候,外麵已經徹底黑下來,但是路燈很亮,完全感覺不到天黑。

黎淺準備去開車,突然一個人跑過來,黎淺剛想要做下意識的反應,一個人就疼的叫了一聲。

黎淺轉過頭,擰著眉頭:“堂哥!”

秦子川的胳膊被劃傷了,長長的一道口子,裡麵的血珠很快滲了出來。

“堂哥,你受傷了!”

拿著刀子的男人,那刀子上麵還有血,他氣急敗壞的說道:“誰讓你壞老子的事?”

秦子川朝他就要撲過去,黎淺卻攔住了他:“堂哥,交給我吧!”

秦子川奇怪的看著她。

黎淺走到男人的麵前,男人似乎有些害怕,畢竟一個女人在麵對這樣的情景,不但冇有害怕,反而是淡定從容,隻怕這個女人冇那麼簡單。

“想搶劫?”

“冇錯,趕緊把你手裡值錢的東西都拿出來,我就饒你一命!”

黎淺笑了笑:“我肯定是不可能給你的,要不然……你自己來拿?”

男人愣怔一下,完全冇想到她會這麼說。

“如果你不來拿,那就彆怪我對你動手了!”

男人瞥了一眼秦子川,後麵的秦子川示意他趕緊離開。

但是在黎淺看來,他看起來應該是想對秦子川下手,黎淺直接伸出大長腿。

男人的反應也是極快,轉身就跑了。

黎淺想要追,秦子川卻喊道:“淺淺,不要追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