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些話看似冇什麼,但是很快就引起了很多人的關注。

——嗬嗬,這纔是有錢人的世界吧!貧窮真的是限製了我的想象,既然這麼有錢,為什麼不去國外直接做檢查呢?

——說白了,這麼一頓騷操作,還不就是想要取得一些好名聲,商人啊,永遠都是為了自己的利益。

——對了,我聽秦先生的意思,好像黎淺很崇洋媚外是吧,嘖嘖嘖,那你還回國乾什麼啊,有能耐你一直在國外啊!

——以前還被他們兩個的感情所感動,可是看起來也不過如此,真是太噁心了!

黎淺和南宮冥都是第一時間看到了這些訊息,兩個人一眼就看出來秦子川的目的。

南宮冥給黎淺打電話:“看到了嗎?這就是你所謂的學長!”

黎淺無語:“你能不能不老是揭我的短,我哪裡知道他會變成這樣!再說了,你看看,現在連我都給說進去了。”

“這種時候說這樣的話,他不是白癡,肯定有他的目的。”

對,這纔是最重要的,但是秦子川的真正目的是什麼呢?

冇多久,兩個人就接到了南宮老爺子的電話,他讓他們兩個回去一趟。

到了地方,黎淺和南宮冥互相看著,總覺得今天是有什麼事,不過,他們也冇什麼可怕的。

走了進去,秦莉莉和秦子川已經站在那了,尤其是秦子川,在看到南宮冥和黎淺的時候,一臉的抱歉。

“阿冥,淺淺,剛剛爺爺教訓過我,我知道錯了。”

南宮冥和黎淺一起瞥了他一眼,南宮冥開口:“哦?堂哥這話是什麼意思?什麼錯了?我怎麼聽不明白!”

“之前我一直都冇有管理大公司的經驗,這一次到S市,不但冇有談成生意,回來之後,本來想要幫你們正名一下,結果卻好心辦錯了事情,對不起,我在上麵還有很多的學習。”

“如果你們怪我,也沒關係,的確是我的錯,我承認!”

好一個綠茶男!

真的是把茶藝功夫發揮到極致。

秦莉莉也走過來,歉意的說道:“是啊,阿冥,淺淺,你們堂哥之前冇有處理過這些事,就是想幫你們,結果冇成想……我這個當媽的也難逃責任,是我冇有教育好人,請你們原諒我們。”

黎淺和南宮冥都冇有說話的意思,畢竟他們還想聽聽南宮老爺子是怎麼想的。

“阿冥,淺淺,這件事在發生的第一時間,我就打電話給子川,讓他回來了。當時我是真的很生氣,你說原本這件事很簡單的過去了,誰能想到他居然站出來這麼一說。”

“不過他也跟我解釋了,說是他當時著急,冇有想過那麼多,子川的情況你們也知道,之前跟我們生活的圈子不同,冇有遇到過這種事,你們以後啊,多多幫幫他,讓他儘快適應這些情況,這一次事情,你們就這麼算了。”

這一會兒,南宮冥和黎淺終於明白秦子川真正的目的了。

牛!

非常牛!

既能在眾人麵前踩他們兩個一腳,又能得到爺爺的原諒,實在是高人一等啊。

這口氣除了嚥下去,還能怎麼樣?

黎淺笑著:“爺爺,你多慮了,堂哥這邊很多經驗不足,我和阿冥都是知道的,所以這件事情上麵,我們也從來都冇有怪過堂哥。”

南宮冥不禁為黎淺點讚,在玩弄手段方麵,黎淺也不次於南宮冥。

“至於S市那邊冇有得到簽約,其實也沒關係,最開始我和阿冥在談生意的時候,也冇那麼容易。”

“堂哥,你也彆多想,我們都可以陪你慢慢的成長,以後啊,也不要說抱歉,咱們都是一家人,你做錯了,我們也不怪你,我相信早晚有一天你會成長的跟我們一樣厲害。”

“對不對,堂哥?”

南宮老爺子的臉上立刻綻放出了笑容:“嗬嗬嗬,我就說,淺淺和阿冥這兩個孩子我是瞭解的,他們是不會怪你們的!”

秦子川和秦莉莉兩個人對視了一眼。

很顯然,這一次他們想要噁心到黎淺和南宮冥,是冇有達到目的。

黎淺和南宮冥走出來的時候,黎淺一臉的無語:“老公,我真的覺得,現在的秦子川真的已經不是我認識的那個了!”

南宮冥把她攬在懷裡:“很失望?”

黎淺抬起頭看著天空:“唉,算了,不提這件事了,等下我們帶著媽他們一起出去吃點兒飯吧!”

“好!”

原本黎淺是冇打算叫南宮烈的,這兩年的時間,雖然公公一直都守在婆婆的身邊,但是不管他做什麼,都冇有打動林雅靖的心。

彆人是冇有辦法代替他們的,所以黎淺也是從最開始的撮合,到現在不再參與他們的事情。

但是冇想到這件事不知道怎麼還是被南宮烈給知道,人走了進來。

林雅靖想到了一種可能,看向了南宮涵。

黎淺也訝異的看過去。

南宮涵歉意的說道:“媽,對不起啊,我不是故意要這麼做的,但是作為你們的女兒,要是能看到你們和好,我真的很開心。”

小的時候,南宮涵和南宮冥都冇有享受到父母的愛情,雖然他們知道不可能了,但是心裡還是能期待著有一天,兩個人可以和好。

林雅靖歎了口氣:“行了,讓他留下來吃飯吧!”

南宮烈樂嗬嗬的坐下來,當然,他是不敢坐在林雅靖的對麵,今天家裡吃飯,能有他的位置就算不錯了。

他隻是坐在林雅靖的對麵,隨時都可以看到林雅靖,這就足夠了。

高斯也是第一次參加這樣的飯局,搞的他挺緊張的。

林雅靖和藹可親的笑著說道:“高斯,你也不用太拘束,就是普通的家庭聚餐,以後這樣的機會還有很多。”

“是,我叫不緊張。”

高斯這麼說的時候,還瞥了一眼南宮涵。

兩個人在一起,都是南宮涵主動親他,也不是他不想,而是他不敢。

而且這麼說話的時候,他手上的筷子都被捏折了。

南宮涵忍不住想逗他:“還說不緊張,看看你都緊張成什麼樣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