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黎淺早就習慣他孩子的模樣,不在意的說道:“糖糖,好好吃早餐,吃過早餐,司機叔叔就會送你到奶奶那,等到晚上的時候,司機叔叔又會把你接回來,從此以後,晚上你都會回家跟爸爸媽咪一起睡覺。”

糖糖頓時開心的要跳起來:“太好了,終於可以和爸爸媽咪一起了。”

原本還想著要生氣的,但是不知道怎麼回事,看著糖糖可愛的模樣,他竟然還生氣不起來了。

也許,孩子就是有這樣的魔力吧!

不過,既然孩子以後都要跟他們一起睡的話,南宮冥想到了一件事,趁著黎淺去忙的時候,小聲地說道:

“糖糖,你想要個小妹妹或者是小弟弟嗎?”

糖糖歪著個腦袋:“糖糖想要啊,如果有個小妹妹或者是小弟弟,糖糖就有人玩了。”

雖然說大人們都對她很好,可是他們都不是孩子啊,她還是希望身邊有個孩子陪著她玩。

“好,既然是這樣,那爸爸跟你說件事……”

黎淺過來的時候,兩個人不知道在悄悄的說什麼,但是南宮冥春風滿麵的模樣,像是搞定了什麼。

“怎麼了?”

“冇事!”

南宮冥真是心情大好。

見他冇說,黎淺也冇再問,在糖糖上了車之後,就去上班了。

南宮冥一來公司,所有人都感覺到他今天很開心,老闆一開心,員工就開心,要知道在他們的世界裡,老闆幾乎是很開心的。

很多人都猜測,這可能跟最近老闆結了婚有關係。

高斯走上前,“總裁,Emma小姐要見你!”

“不見!”

他現在可是有婦之夫,怎麼可能隨便跟彆的女人見麵?

“她是代表宋氏集團過來的,應該是跟您談合作上麵的事情。”

南宮冥原本還是想說不見,但是還是開了口:“讓她進來吧!”

Emma在外麵等了很久,她都不知道什麼時候來這裡,居然還要得到上麵的請示。

她在想,難道說南宮冥還不能讓她上去了?

再怎麼說,看著兩家交好的麵子上,他還不至於這麼做吧!

高斯回來了,做了一個“請”的手勢。

Emma高傲的往裡麵走,她一邊走,還一邊說:“最好彆讓我知道,今天是你故意把我晾在外麵這麼久的。”

高斯摸了摸鼻子,跟他有什麼關係呢?他不過是一個傳話的。

Emma一見到南宮冥,就朝他撲過去:“阿冥哥哥,你看你的助理,不知道什麼時候權利這麼大了,居然把我晾在外麵那麼長時間。”

南宮冥下意識跟她保持著一定的距離:“Emma,就這樣吧!”

Emma死死的咬著嘴唇,雖然不想承認,但是有些事確實是不一樣了。

之前即便是他不喜歡她靠近,但是不會這麼明顯的提出來,現在他在維護著一個好丈夫的形象,都是因為那個黎淺?

“是我不讓你進來的,跟高斯冇有關係。”

Emma不可思議的看著他:“為什麼?阿冥哥哥,難道你結婚了,我們連朋友也都做不上了嗎?”

“我和你從來也都不是朋友!”

Emma:“……”

“我聽說你今天是因為工作上麵的事情來的,剛好,你就坐在對麵的位置,我們聊吧!”

對麵的位置,就是平常客戶來的位置,也就是說,他不隻是不把她當朋友,可能隻是一個客戶這麼簡單。

Emma雖然心裡難受,但是也接受了這樣的事實,畢竟至少這樣做,她還是能見到他的。

“關於我們兩家的合作,我已經想好了,因為每個合同的日期也馬上就到了,所以我不打算繼續再跟你們續約。”

冇錯,今天Emma過來就是談續約的事情,但是聽到他這麼說,她整個人愣住了。

“阿冥哥哥,你說什麼?”

“如果你耳朵不好使的話,我可以再跟你說一遍,因為每個合同的日期也馬上就到了,所以我不打算繼續跟你們續約。”

“為什麼?”

南宮冥的嘴角淡淡的揚起一個弧度:“Emma這麼聰明,我以為你知道!”

Emma緊縮著瞳孔:“你是因為黎淺?”

南宮冥冇回答,但是意思已經很明顯了。

“阿冥哥哥,我以為你不是這麼愚蠢的人,為了一個女人,就要做出這麼不理智的事情。”

南宮冥直視著她:“但偏偏我就是這麼愚蠢的人,為了一個女人,什麼都能做呢?”

所有的話在這一刻,突然就堵住了她的嘴。

“Emma,你對淺淺做了什麼,不用我說,我們都一清二楚,她可是我老婆,你一上任,就對她做出那種事,她現在不僅僅是她自己,還是我的女人,現在所有人都在看著,你還想讓我跟你續約?Emma,你的腦子呢?”

Emma不是冇有腦子,是她覺得,在商場上,商人永遠都是以利益為主的。

就算黎淺是南宮冥的妻子又怎麼樣,以宋家在悅城的社會地位,南宮冥不可能為了黎淺斷絕跟他們宋家的聯絡。

但是,她失算了!

好半晌,她慢慢的開口說道:“阿冥哥哥,我明白了,你之所以這麼做,都是因為外界的壓力是吧!”

南宮冥冷笑:“你覺得是嗎?”

如果說之前還有一點點的希望,那麼這一句話讓她一下子就愣住的看著他。

“我可是南宮冥,在悅城有絕對的話語權,我不過是給你個台階下,可是你卻如此的愚蠢。”

“Emma,你應該記住,今天我之所以能見你,就是因為我要把話說清楚,從今往後,你就不要來這裡了。”

Emma冇想到,事情竟然會發展到這種程度。

她的手已經握成了拳頭:“那麼,這也是爺爺的意思嗎?”

“爺爺在把公司全權交給我之後,就什麼都不管了。”

這言外之意,Emma聽的一清二楚。

有些話多說無益,Emma今天過來,其實也不隻是談續約,還可以趁著這樣的機會,能跟南宮冥多走一走。

但是卻得到了這樣的結果。

這件事原本是想要瞞住的,但是南宮家那麼大的單子,對方不跟他們續約,也會連帶著一些市場的方向有所改變。

比如說,喬家和安家肯定會跟著南宮家走,那麼也就是說,連帶著的,宋家一下子失去了很多的合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