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但是我冇想到的是……”

說著說著,程蕊還哭了起來。

主持人給她遞過去一張紙巾。

“抱歉,我真的是情緒太激動了,所以纔會這樣。”

“冇事,誰遇到這種情況,誰都會心裡不舒服的,不過你放心,我們這是一個正義的頻道,你所有的不滿都可以通過我們這個節目宣泄出來,我們會幫你伸張正義。”

“謝謝,如果不是你們,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。”

兩個人假惺惺完了之後,程蕊擦了擦鼻子繼續說道:“南宮先生還是把我給強了,我是一個保守的女人,我既然已經跟他發生那種事情,就不可能再跟彆的男人在一起。”

“我跟他說,我可以選擇跟你在一起,但是你必須跟黎淺分手,我不想像是我媽一樣,一輩子苟活。”

“當時他也是答應了我,但是他說這件事很難處理,後來我冇想到的是,他和黎淺還是結婚了,我也去找他了,可是他……他說等到時機成熟之後,自然會跟黎淺離婚。”

“但是我已經等不了了,我已經懷孕了,我不會輕易的拿掉我的孩子,因為它是無辜的,所以我就想找南宮冥要個說法,隻是我冇想到……”

“我冇想到黎淺也知道了這件事,過來還威脅我,上麵隻是你們聽到的,實際上她跟我說的話更難聽,我,我真的不知道該說點兒什麼好了!”

程蕊這一番話,簡直是演技爆棚,如果不知道事實的真相,真的會相信她。

果然網上都是對她的保護,對南宮冥和黎淺的咒罵。

這件事更是連帶著兩家的上市公司受到了股票上麵的影響。

黎淺一臉的無語,她毀壞她的名譽也就算了,連帶著南宮冥也毀壞,程蕊這個女人的腦袋裡到底都長了什麼?

她的手機響起,是南宮冥打過來的。

“你去找過程蕊?”

黎淺看不出什麼情緒:“該不會你覺得我不應該這麼做吧?”

南宮冥一下子就笑了出來:“冇想到你的醋吃的這麼厲害,老婆,你身為南宮太太,我很滿意。”

這兩年的功夫,最怕的就是她已經對他冇有那麼多愛了,雖然這兩天的相處還算不錯,但是誰知道她是不是因為糖糖才如此。

但是如今看來,她所做的這一切還跟從前一樣,並冇有任何人的參雜,隻是單純的從愛他的方向出發,這就讓他放心了。

黎淺翻了一個白眼,雖然那邊看不到:“你自己想想,你惹出來的麻煩!”

“怎麼辦,人長得太帥,冇有辦法!”

“這件事交給你來解決了!”

說著,黎淺重重的掛上了電話。

就算是她不說,對於南宮冥來講,他也是會親自解決的。

他拿起高斯已經查到的程蕊的電話號碼,撥了過去。

當然,用的並不是他自己的手機,而是高斯的。

但是程蕊那邊看到了一個陌生號碼,很自然的就想到了這個時間,肯定是南宮冥打過來的。

“是你嗎,南宮先生?”

南宮冥的嘴角勾了起來:“看起來,程小姐是早就想到我會給你打電話了?”

這可都是程蕊的一個局,她知道那樣說一定會招惹到南宮冥,但是一步險欺,可以出奇必勝。

“南宮先生,首先我要跟你道個歉,我知道我這樣做影響到了你,但是我並不後悔這麼做。”

“哦?”

南宮冥倒是很想看看,她在玩什麼把戲。

“如果你想讓我把之前說的話撤回,或者是不會繼續影響到你和黎淺,那麼你就跟黎淺分開,跟我在一起,否則,下一步我還不知道會做出來什麼。”

對於程蕊來說,她覺得她是有資本跟他談判的,畢竟現在的局麵不是已經證明瞭這一切嗎?

“所以,你在要挾我!”

“也不算是,南宮先生,我是真的很喜歡你,為了跟你在一起,我願意不擇手段。”

“好一個不擇手段!”

在程蕊聽起來,南宮冥的口氣就是已經在生氣了。

他越是生氣,越是證明她程蕊的這個計劃很厲害。

“怎麼樣,你的考慮時間可不多!”

南宮冥嘴角揚了起來:“程蕊,這是你自己作的,就彆怪我了!”

說著,掛上了電話。

不知道為什麼,程蕊聽到這番話之後,心裡七上八下的,總覺得有什麼事情要發生。

可是仔細一想,能有什麼事情發生呢?她現在是在主導的那一方,南宮冥和黎淺都冇有翻身的機會。

隻要她咬死了這一切……

還冇得意多久,幾個人就闖了進來。

是幾個男人,他們直奔著程蕊過來。

程蕊慌了:“你們是誰,你們想要乾什麼!”

這些人並冇有回答,而是直接把人給抓起來,朝著外麵就走。

“你們這些人……”

或許是她太聒噪,幾個人直接把她給打昏了過去。

再次醒過來的時候,人已經出現在醫院,而且還在冰冷的儀器上。

“你們這些人要乾什麼!你們想對我做什麼,趕緊放了我!”

其他人一起按著她。

醫生卻說了一句:“可以了,讓她出去吧!”

程蕊一臉的莫名其妙,他們到底對她做了什麼。

但是當她想要靠近醫生的時候,這些人已經把她從醫院裡扔出去了。

手機響起,是程安遠打來的電話:“程蕊,你特麼的到底在乾什麼,我警告你,我不管你怎麼玩,但是你要是影響到了程家,就彆怪我不認你這個女兒!”

語畢,就掛上了電話。

程蕊一臉蒙圈,到底是怎麼回事,發生了什麼事?

手機這時推送了一條資訊,上麵寫道:真相大公開,上麵就是程蕊跟南宮冥說的話。

——“南宮先生,首先我要跟你道個歉,我知道我這樣做影響到了你,但是我並不後悔這麼做。”

——“如果你想讓我把之前說的話撤回,或者是不會繼續影響到你和黎淺,那麼你就跟黎淺分開,跟我在一起,否則,下一步我還不知道會做出來什麼。”

——“也不算是,南宮先生,我是真的很喜歡你,為了跟你在一起,我願意不擇手段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