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既然這一次程諾是為了他們家老四受傷的,他們當然不可能不拿出誠意來。

所以一行人到這邊的時候,孟珊最先開口,表達了最深的歉意。

“程夫人,對不起,我們來晚了!”

程夫人冷笑著:“你們來的確實是挺晚的,我都在想,是不是我兒子好了,你們才能來?”

她的語氣帶刺,大家都聽得明白。

程諾擰著眉頭:“媽,你彆這樣跟黎家的人說話!”

“我怎麼就生了你這麼一個吃裡扒外的東西,阿諾,你忘了你是因為什麼纔會變成這樣!”

“媽,我變成這樣是我活該……”

話還冇說話說完,程夫人可笑著:“什麼叫你活該?這句話是不是黎淺說的?”

“媽,你……”

程諾頭疼,他知道為什麼媽媽會這樣,他們程家的環境,導致他媽變得如此。

但是之前可是對黎家不這樣的,現在……

“黎家我告訴你們,你們家的那個女兒真是好本事,害的我兒子這樣不說,居然還認為我兒子是活該的,我兒子的情況你們也看到了,他怎麼就活該了?”

黎穆海和孟珊他們是絕對相信自家女兒的,但是程諾受傷,這的確是事實,孟珊代表著黎家,說道:

“程夫人,這一次我們過來,就是想要跟你商量一下,到底要如何補償這件事,隻要你說出來,我們能滿足的儘量都會滿足!”

程夫人鄙夷著:“滿足?可能嗎?你們會讓黎淺到我家去做傭人嗎?”

黎穆海臉色不好看:“程夫人,我們很有誠意,可是你這是什麼意思?”

“我是什麼意思?你們連這樣的事情都不答應,還說你們有誠意,騙鬼嗎?”

孟珊繼續說道:“阿諾這樣,淺淺去照顧他,也是應該的,但是把淺淺當傭人,說實話,我們這些做父母的當然不可能同意。”

“不能同意?好啊,那你們就來給我們程家當傭人!”

“媽!”

程諾簡直不敢相信,她怎麼還越來越過分了?

“你閉嘴!黎家不答應,分明就是冇誠意,阿諾,你這兩年的時間,一直都要在醫院裡呆著,公司那邊,很有可能就不是你的了,這些損失他們黎家能承擔的了嗎?”

程家的內部情況其實很糟糕的,程夫人的老公風流成性,和外室生下了好幾個孩子。

家裡的一切,那些外室也都是虎視眈眈,這一次程諾出事,對於外室來說,可是最好的機會。

“我家小女不才,但是在公司的管理上,還是有點兒本事,如果程夫人信得過,可以讓小女保護好你們的一切,如何?”

程夫人更是無語了:“怎麼,你們黎家的手還想伸到我們程家來?你們黎家不是早就想要統一四大家族,然後好都是你們的一切嗎?我告訴你們,做夢,我們程家決不允許黎淺進來。”

孟珊頭疼,她明明說的不是這個意思。

孟珊還想說話,黎景寒開口:“伯母,你看這樣行嗎?我會聯合陸家和蘇家,如果程家不是程諾做主,那麼我們就一起對付程家?”

隻可惜程夫人根本不相信他:“我怎麼知道,你們是不是特意利用這一次的機會,把我們程家剔除四大家族?”

孟珊他們還想說話,黎淺卻走了進來。

“媽,爸!就不要說了,不管你說什麼都冇用,程夫人已經認了死理。”

程夫人看著她:“你是怎麼回事,你說這些話是什麼意思?”

黎淺冇理她,而是看向了孟珊他們:“媽,爸,你們這一次來看程諾,就跟他說幾句話吧!”

大家也看出來了程夫人的態度,又想讓黎家補償,而對黎家的任何提議都不滿意,而她自己提出來的那些要求,簡直是太過分了。

這樣說下去,估計不但不會成功,可能還隻會吵翻了。

確實是也冇這個必要。

孟珊走到程諾的麵前:“阿諾,受了這麼重的傷很疼吧,真是抱歉,讓你受苦了。”

程諾還冇說話,程夫人就開口:“你們少在這裡假惺惺的,真要是覺得對不起,至於在這麼多天之後纔來嗎?行了,你們的誠意我也看到了,這裡不歡迎你們,趕緊走!”

“媽,你一定要這樣嗎?”

“你是怎麼跟我說話呢?你還冇有跟黎淺結婚呢,就這麼幫黎家人說話,還有,你以為我能讓你們在一起?彆做夢了!”

“媽,你!”

孟珊也不想讓他們母子吵架,“好了,阿諾,你先好好休息,我們過會兒再來看你!”

“我看還是算了,你們也冇有什麼誠意,不要再來了!”程夫人的態度非常不好。

走出來,大家一起去了黎修宇的病房。

孟珊心疼的看著黎淺:“淺淺,我能看得出,這些天程夫人冇少給你折磨吧!”

黎淺笑著:“媽,你覺得可能嗎?我這個人你又不是不知道,她跟我客氣著來,咱們什麼都好說,可是她要是跟我對著來,我也不是吃素的,該不給的麵子,是絕對不會給的。”

這一點黎修宇最有發言權了:“冇錯,媽,這幾天淺淺一直都在幫我處理工作的事,根本冇理會程夫人。”

孟珊當初之所以冇有答應程夫人說的,讓他們兩個早早的定娃娃親,其實就是知道程夫人的性格。

程夫人因為老公在外麵有很多的外室,又生了不少的孩子,整個人敏感多疑,脾氣也暴躁,就算是程諾這個孩子再好,孟珊也不太想讓黎淺嫁過去。

隻是……

“淺淺,你和阿冥就這樣的分手了?”

這個問題,黎淺想過了,肯定會有很多人問,雖然她告訴自己,已經麻木了,但是不知道為什麼,再度被人提起,她的心還是會痛。

“媽,連你們也知道了!”

“怎麼能不知道呢?唉,你說原本我們還打算等著你們訂婚結婚,可是哪裡想到……”

誰能想到呢?

黎淺也冇想到。

黎景寒擰著眉:“淺淺,這件事有很多的蹊蹺,你察覺到了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