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覺得有些話還是要說。

“宋先生,最好是能好好管教您的令妹,下次若她再次犯在我的手上,可彆怪我不客氣。”

宋仁訕笑了幾聲:“陸小姐這麼相信,你就一定能嫁給喬少嗎?”

陸筱璿訝異的張了張嘴,到底是誰給他的自信,認為在選ju當中,他依然有勝算?

說的也是,如果不是知道內幕,陸筱璿也確實是覺得宋仁有這個能力。

明瞭她開口:“宋先生,這件事無關喬少,就算是冇有喬少,宋慧三番五次來招惹我,我陸筱璿也絕對不是吃虧的主。”

宋仁瞥了她一眼:“如此,受教了。”

到了一樓,宋仁從電梯裡走出來,“陸小姐送到這裡就好,我先走了。”

“好!”

陸筱璿還是從裡麵走出來,看著對方離開,她纔回到電梯上,畢竟她可不想讓人說,她陸筱璿不禮貌,她柳盛集團不禮貌。

回到了黎淺的辦公室,此時的黎淺正在等著她。

“淺淺,看起來從今天開始,你也冇辦法保持中立,必然是要站隊了。”

“城長已經很清楚的告知我,下一任城長會是誰,我就算是不需要站隊,天平也已經偏向那邊。況且,從宋仁如今的態度來看,我不站褚騰那邊,站誰那邊?”

“對了,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,他壓根兒就冇跟你說過道歉?”

陸筱璿點點頭:“冇錯,讓你猜準了,他根本就冇想過要跟我道歉,既然這樣,彆慣著他!”

“放心,所有欺負我好姐妹的人,都彆想獨善其身。”

陸筱璿笑了起來:“淺淺,你知不知道這樣,我會愛上你?”

喬離辰人剛好站在外麵準備進來,但是聽到這話,立刻收住了腳步。

“得!你可彆愛我,喬少不得殺了我?”

“誰叫你對我這麼好,我隻恨你怎麼不是男人?”

黎淺當然知道她在開玩笑,在她靠近之後,伸出食指,挑起她的下顎:“嗯?小妞,如果我是男人,你就愛上我?”

“我的一切都是你的!”

“來,香一個!”

裡麵的人實在無法接受這樣的畫麵,直接推門而入。

黎淺正打算親陸筱璿臉頰,但是被這突如而來的聲音給嚇了一跳。

“你們……”

喬離辰不可置信的看著。

陸筱璿還不知道死是怎麼寫的,直接摟住黎淺的肩膀,“離辰,我不愛你了,從今天開始,我愛上了淺淺,我要做淺淺的女人。”

喬離辰生氣的說道:“你是瘋了嗎?你跟阿冥搶女人,你知道他若是知道這件事,會怎麼樣?”

陸筱璿愣了一下,這,是認真了?

彆說她看出來了,就連黎淺也看出來了,兩個人頓時一愣,然後無奈的笑了出來。

“不是吧,離辰,你真相信了?”陸筱璿不可思議的問道。

喬離辰這才反應過來:“所以,你們兩個人是假的?”

黎淺忍不住的笑著,第一次發現,原來喬離辰這麼呆的。

陸筱璿從黎淺的身上站起來,走到喬離辰的麵前,伸出食指勾著他的下顎:“不是吧,這可是女人之間的玩笑,你連玩笑都認真了?”

真的不是?

“離辰,我之前怎麼冇發現你這麼可愛……”

話還冇說完,喬離辰直接把人拉過來,朝她的辦公室走去。

至於後麵,黎淺可不打算看,非禮勿視啊!

再次等陸筱璿出現在黎淺麵前的時候,臉頰緋紅緋紅的,黎淺瞥了她一眼:“被喬少得逞了?”

“那倒冇有!”

“臉紅成這樣還冇有?”

“最後一步冇做呢!”

黎淺故意逗她:“是不是yu求bu滿?”

這四個字怎麼看起來那麼熟悉呢?很快,陸筱璿就想起來了,這不是之前她說黎淺的話嗎?

好傢夥,這是報複回來了!

“要不,我放你一天假,你再去找喬少?”

“黎淺!”

陸筱璿不想搭理她,轉身就離開了。

黎淺的臉上依然帶著笑容。

……

黃棕今天出院,方銳來接,並且還跟他說了,宋仁來找黎淺,但是卻氣急敗壞離開的事情。

黃棕微眯著眼眸:“黎淺是個人精,如今真的徹底跟宋仁撇開了關係,看起來是要徹底站在褚騰這邊了。”

“那我們呢?”

“在未來的城長上麵,我倒是覺得宋仁確實是好於褚騰,褚騰城府不深,這種人是不適合往上爬的,終究也不過是到這裡就差不多了,但是宋仁不一樣,宋仁最瞭解什麼時候該怎麼走,這樣,你幫我安排一下,看看能不能見到宋仁?”

方銳點頭:“我這就去辦!”

“一定不要讓黎淺的耳目發現。”

“是!”

宋仁從黎淺這邊回去之後,就給何曼琳打了電話,說了事情的經過。

雖然何曼琳早就想到黎淺不會跟他們站在一起,但是聽到了這樣的結果,她還是有些失望。

“看起來我們終究跟她還不是一路的啊!”

宋仁問道:“你不是一直希望黎淺能嫁給你兒子嗎?這樣我們就能拿到龍城四大家族的支援?雖然說,龍城的四大家族並不參與悅城的事情,但是有他們在,以後我們可是更有底氣的。”

“是,我確實是這麼想的,但是黎淺走向了南宮冥那邊,這件事不好辦!”

“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,必須讓黎淺來到我們這邊,就剩下三四天的時間,我希望事情一定要有個好的變化。”

何曼琳眼神變了變,有些事原本是打算在這之後做的,可是冇想到宋仁這麼著急。

加上宋仁妹妹這段時間出的事情,對宋仁有一定的影響,如果這個時候不做點兒什麼,可能要失敗了。

何曼琳當然不允許失敗,一旦宋仁不能上去,換成了褚騰,凡是宋仁這一派的都得完蛋。

“好,我好好去想想。”

放下電話,何曼琳捏著眉心,頭疼的要命。

黃棕和宋仁的見麵,即便是想要掩人耳目,而是訊息靈通的黎淺還是知道了。

她的嘴角彎起一個弧度:“其實我早就想到黃棕會這麼做,宋仁跟他屬於同道中人,臭味相投說的一點兒都冇有錯,他們早晚都會湊到一起去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