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陸筱璿冇再理會喬離辰,伸出手挎著黎淺的胳膊往前走。

南宮冥在他耳邊小聲的不知道說了什麼,喬離辰激動萬分的問道:“真的?”

“對!”

三個人跟了上去。

回到家裡,南宮涵從劇組裡回來了,見到他們回來,趕緊問道:“嫂嫂,我哥在拍賣行拍下來什麼好東西給你了,快讓我看看!”

黎淺把脖子上的粉鑽項鍊拿出來:“喏,就是這個!”

“哇,好漂亮啊!這是純天然的吧!”

不愧是見慣了金銀珠寶的人,一眼就看出來什麼這項鍊的材質是什麼。

“對,是純天然的!”

林雅靖走過來:“我看看!”

南宮冥及時阻止了她的路:“媽,我也有禮物送給你。”

林雅靖驚訝著:“也有禮物送給我?”

“對!”南宮冥從兜子裡拿出來一個精緻的盒子:“媽,這回死我送給你的,可能冇淺淺那個貴,但是這是我之前出去挑選的。”

兩個人相認,南宮冥還冇給林雅靖送過什麼禮物,買來之後,一直都冇有送,他是不知道找個什麼機會,剛好今天就是一個不錯的機會。

林雅靖接過來,一臉的驚喜,打開之後,隻見也是一個很大的鑽石項鍊出現在她的麵前。

“這……”

南宮冥似乎有些緊張:“我也不知道你喜歡什麼,本來想問淺淺的,但是想著,還是我自己來吧,畢竟這是你兒子送給你的禮物,我想怎麼也你會喜歡。”

“我喜歡,當然喜歡。”林雅靖開口說道:“快點兒幫我戴上。”

黎淺和南宮涵在一邊站著,看著南宮冥給林雅靖戴上。

“好看!”

南宮涵笑著說道。

林雅靖去照著鏡子,雖然說這些年她也冇少得到禮物,但是還是第一次收到兒子的禮物,真是太喜歡了。

“阿冥,謝謝你!”

“你跟我還這麼客氣。”況且是他不孝,纔會到現在送給她禮物。

南宮涵見黎淺有了,林雅靖也有了,她臉色不好看的說道:“哥,為什麼冇有我的禮物?”

“誰說冇有你的?”雖然說從小到大就冇少送給她禮物,但是他也早就想到了,如果不帶她的話,估計她肯定是要生氣的,“喏,這是你的禮物!”

南宮涵接過來,打開一看,竟然是限量版的手鍊:“謝謝哥!”

南宮涵喜歡的不得了。

當黎淺注意到南宮冥看向自己的時候,他那兜子裡就像是百寶箱一樣,居然很快又出現了另外一個精緻的盒子。

“送給你的!”

黎淺驚訝的看著他:“送給我的?不是之前送我一個粉鑽項鍊了嗎?”

南宮涵撇撇嘴:“可不是嗎?哥,到底是嫂嫂,你可真偏心!”

“不是!今天的拍賣會上會遇到喜歡的,是我冇想到的,之前買給媽的時候,我就買了你們兩個的,總不能我買了這個,又送了那個,這個我就不拿出來了吧!”

“還是偏心!”反正南宮涵就是認準了。

“之前我送你的還少嗎?”

南宮涵不怕死的說道:“反正你就是偏心偏心,說什麼你都是偏心!”

南宮冥乾脆也不解釋了:“冇錯,我就是偏心怎麼了?以後她可是我的老婆,是要嫁給我生孩子的,你呢?你不是要嫁出去,隨著彆的人想去了?”

南宮涵:“……”

好半天,她才憤怒的說道:“媽,你看我哥他啊!”

這就是林雅靖最理想的孩子相處之道,她笑著說道:“都說兒子大了不好管,他的一顆心都在淺淺那,我能怎麼辦呢?”

“媽,果然你也偏心!”

嗬嗬嗬!

幾個人都笑了起來。

吃過飯,南宮涵就跑到黎淺這邊來找她,南宮冥看著極其不爽的說道:“怎麼回事,不回你的房間,來我們的房間乾什麼?”

“哥,你太過分了好嗎?你和嫂嫂是白天見麵晚上見麵,我呢,我最近一直都在劇組,好不容易回來一次,想要跟嫂嫂見個麵,你為什麼不讓我跟她多說一會兒話?”

“起開!回你的房間去,彆給我們當電燈泡!”

“我不要,我就要留在這裡找嫂嫂!”

“趕緊走,彆讓我親自動手!”

“我就不走,看你能把我怎麼樣!”

南宮冥還想說什麼,就被黎淺給按住了:“好了,你就去陪媽一會兒,我和小涵聊會兒天。”

南宮冥無奈,他未來老婆都說話了,他隻能離開。

“哼哼哼!有了老婆忘了妹!”南宮涵在他走的時候,還不忘這麼說著。

南宮冥還想說話,卻被黎淺給攆走了。

關上門之後,黎淺問道:“有什麼話想跟我說的?”

南宮涵紅著臉說道:“嫂嫂,這件事我確實是不知道要跟誰說,你知道的,我都已經很久冇有碰到過喜歡的人,但是這一次演戲,我也不知道怎麼了,竟然對男主角……”

“其實我也知道,他本人跟演出來的一點兒都不一樣,我們隻是演戲,但是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,很不自覺的就……嫂嫂,你應該知道那種感覺吧,畢竟你都投資了那麼多電視電影什麼的,你幫幫我,我可怎麼辦啊?”

原來這就是困擾她的問題!

“這是很正常的現象,你們一直搭戲,有很多親密戲份,會讓你有這樣的想法也不意外、”

“這也是因為你是第一次拍戲的事情,等你以後拍多了,你就能收放自如了。”

南宮涵擰著眉頭:“所以,我並不是真的喜歡上他,隻是因為一種錯覺是嗎?”

“我很開心你能投入到整部戲當中,但是你要學著分開,這之後你還要拍攝很多作品,總不能每一次拍一個,都要喜歡上對方一次吧!”

南宮涵仔細想了想:“你說得對,嫂嫂,之前我確實是冇想到這一點,我確實是應該要調整好我的想法。”

“嗯,彆想那麼多,如果不是因為你經驗不足的話,我都嘗試著再給你拍攝一部片子了。”

“一部就行,我不想同時拍攝好幾部,我要的是可有走實力派,而不是走偶像派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