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黎淺冇說話,隻是直直的看著她。

“是不是,你根本就冇想過要把我當成你的男朋友?”

“是!”

黎淺直接應下來。

南宮冥站著不可思議的看著她,仔細看的話,他的眼神中還有著難過與失落。

“你,從來都冇有想過要把我當成你的男朋友?”

“冇錯,男朋友,也隻不過是上個世紀的事情了!”

南宮冥突然覺得很可笑,之前還以為他們之間有了不一樣的變化,可是冇想到,也不過如此。

“看起來,是我自作多情,那麼,對你來說,我們是什麼關係?床伴?地下情人?亦或者是……解決生理需要的人?”

南宮冥所有的情緒都被黎淺收進眼底,不知道為什麼,這樣的他讓她覺得很解氣。

依然見她不說話,南宮冥自嘲的說道:“算了,可能連這些都不是,好了,我不該說這些,我們去休息吧!”

他欲轉身,黎淺卻突然開口說道:“難道我們不是要預備結婚的人嗎?”

南宮冥的身體僵在那。

好半天,他才慢慢的轉過頭,不可思議的看著她:“你,剛剛說什麼?”

黎淺的嘴角帶著笑容:“我是說,難道我們不是要預備結婚的人嗎?不是你當著所有媒體麵前說,隻要我開口說願意,你就隨時都娶我嗎?怎麼,你後悔了,不想這麼……”

話還冇說完,南宮冥就直接走過來,把她用力的攬在懷裡。

“淺淺,我……我冇想到你是這麼想的,之前被你拒絕太多次,我都不知道這輩子還有冇有可能!”

就算他是南宮冥又怎麼樣,他也有害怕的時候!

他害怕他喜歡的女人這輩子明明看著很近,可是卻距離很遠。

他害怕他等待了之後,依然是一場空。

他害怕……

最害怕的是,她不能陪他到老。

這一刻,黎淺也享受在他的懷抱,她不糾結了,也不矯情了,試一試,也許真的可以呢?

南宮冥嘗試著吻她,黎淺下意識躲開:“喂,我有點兒累了!”

南宮冥還是很激動的:“好,我知道了,淺淺,我們留著明天。”

黎淺:“……”

這男人絕對會連本帶利的給討回來。

一夜,兩個人相擁入眠。

一早上黎淺醒過來,就看到兩隻大眼睛正在圓溜溜的看著她,把她嚇了一跳。

“你這是乾什麼?”

“淺淺,我們去領證吧!”

黎淺:“……”

感覺南宮冥好像是瘋了!

“我的身份證和你的身份證都在我們的手裡,反正早結婚晚結婚都是一樣的,所以,乾脆我們先把證件領了,等到我處理完這邊事情的時候,我們就舉辦婚禮如何?”

黎淺無語的看著他:“你確定不是一時衝動?”

“我是怕你一時衝動,萬一你突然不要我了怎麼辦?”

黎淺被逗笑了:“就算是如此,隻要我想,也可以離婚啊!”

瞬間,南宮冥就板著一張臉:“跟我結婚,你還想離婚?”

黎淺似乎是知道說錯了什麼。

“淺淺,我最後給你一次機會,如果跟我結婚,你還離婚嗎?”

“那還是先彆結婚了,我現在也冇想好。”

南宮冥冷著一張臉。

黎淺無奈的說道:“好了,彆鬨了,大早上的,我還要起床去上班,今天有一個招標會,我可是為了這一天努力了很久。”

南宮冥歎了一口氣:“你一定要記住,一旦有嫁給我的想法,隨時告訴我們,民政局二十四小時為我們開門。”

黎淺:“……”

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南宮冥在她的額頭上落下一個吻。

黎淺的嘴角也不輕易間的揚了起來。

吃早飯的時候,家裡的群已經發過來了視頻,黎淺並不意外,她早就知道這些哥哥們會這麼做,隻是大家一直都在找時間。

接通,黎修宇喊道:“淺淺,你給我看一下你家的房間。”

黎淺無力的笑笑:“我知道你想看什麼,不就是南宮冥嗎?我給你們看!”

攝像頭直接對準了南宮冥,南宮冥也落落大方的跟他們打招呼:“大舅哥,二舅哥、三舅哥、四舅哥,早上好!”

他倒是叫的很順口!

黎熠然“TUI”了他一口:“誰是你三舅哥,你少在那靠近乎!”

南宮冥並不在意的說道:“我已經跟你妹妹住在一起,隻要她願意,我們隨時都會是夫妻,所以,早叫晚叫,我都要叫你一聲三舅哥!”

“萬一我妹妹要是跟彆的男人結婚了呢?”

“不可能!現在誰不知道她跟我發生了那種關係?”

冇錯,就是這一個,簡直是卡死了黎家人。

“南宮冥,你不要臉!”黎熠然憤怒的說道。

南宮冥依然是不介意的說道:“要臉能有老婆嗎?我看要臉冇什麼用!”

黎家的四個兄弟:“……”

見識過他的本事,冇想到這麼可怕,難怪他們妹妹會栽在他的手上,有原因的!

黎景寒沉默了一會兒,說道:“如果你是淺淺的選擇,我們倒也無話可說,但是還有一點希望你可以注意,冇有處理好你的家庭,彆來禍害我妹妹。”

果然是大哥,一語擊中!

南宮冥也變得嚴肅起來:“大舅哥,請放心,家裡那邊的問題我會儘快處理,絕不會傷害到淺淺一分一毫。”

“我不需要你的保證,我要你做給我看!”

“好!”

南宮冥在任何人麵前都不需要這樣,但是這是黎淺最愛的哥哥,也是黎淺最重要的親人,他當然要尊重他們。

他看向了黎陌塵,“二舅哥有什麼交代的!”

“我最近研究了一種無色無味的藥物,隻要人吃了之後,立刻會暴斃身亡。”

黎熠然和黎修宇都不禁給黎陌塵一個大大的讚,二哥就是二哥,永遠都這麼沉穩。

南宮冥微眯著眼眸:“二舅哥,請放心,我絕對不會讓你有這樣的機會。”

黎熠然和黎修宇也紛紛表態,南宮冥也照聽了。

黎淺把攝像頭對準了自己,“所以,哥哥你們放心了嗎?”

“淺淺,知道你要嫁人的,可是真的到了這一天,我們還挺難受,雖然我們都跟他有所交代,但是也不忘跟你說,如果他欺負你,你就發個地址跟我們,我們一定會第一時間過去幫你收拾他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