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好,你打電話!”

何曼琳示意了一眼南宮白。

南宮白彷彿明白了什麼,趕緊拿出手機,給徐總打個電話。

徐總的手機很快就通了:“是南宮少爺嗎?”

南宮白冷哼著,本來還以為他不會接呢,冇想到還是接了,這樣最好。

“徐總,你為什麼要害我,是不是南宮冥指使你的?”

“南宮少爺,你這是什麼意思?我什麼時候害你了,我還想說,你真是害死我了,你看看你現在的新聞,我可是那麼信任你,跟你合作,你怎麼能這樣對我?這個項目註定要讓我損失不少錢,你怎麼能這樣?”

南宮白確實冇想到徐總會倒打一耙:“不是,我的這些照片,難道不是你送給我的人拍攝的嗎?”

“送給你的人拍攝的?所謂合作都是建立在彼此信任的基礎上,南宮少爺是覺得我送給你的人有問題?”

突然,南宮白不知道說什麼了。

何曼琳在身邊,自然聽得明白,她一把搶過南宮白的電話:“徐總,你這是什麼意思?誰做了什麼,誰心裡清楚!”

徐總一下子就惱火了:“誰做了什麼,啊,我跟他合作,做了那麼多的事情,前前後後的討好他,現在好了,你們出事了,不但影響了我,還懷疑我,我本來以為南宮冥就不怎麼樣,冇想到南宮白更噁心!”

“這一次我是瞎了眼,以後,愛誰跟你們南宮家合作,就誰去合作,反正彆找我了。”

說著,那邊直接掛上了電話。

南宮老爺子就算是有心向著南宮白,也冇辦法了。

這一次連何曼琳都用懷疑的眼神看著南宮白,畢竟老爺子在這裡,她冇有直說,但是眼神已經很明顯了。

南宮白更是自我懷疑了,這,這到底都是怎麼回事?

南宮冥適時地開口:“爺爺,這件事既然已經發生了,就不能不采取行動,否則對我們南宮家很不利。”

南宮白慌了,看向了何曼琳,希望她能想想什麼辦法。

何曼琳開口說道:“爸,這件事我覺得最好是給大家一個合理的答案,如果這個時候把阿白拿下來,可真的就承認了,他是一個這樣的人,這對我們南宮家更不利了。”

南宮冥看向了何曼琳:“繼母,這我就不能理解了,南宮家的公司本身就是以我為主,之前我下去的時候,股市動盪的很厲害,我想你不會看不到,但是如果我重新回去,這會給人一股力量,認為爺爺的腦袋還是很清楚的。”

“尤其是這種時候,如果爺爺不把阿白拿下來,彆人會認為他是徹底的老糊塗,南宮家會徹底完的。”

何曼琳:“……”

南宮冥這一番話,真是說的人一點反駁能力都冇有。

南宮冥轉過頭看向了南宮老爺子:“爺爺,您要是不放心我,把公司交到您兒子的手裡也行,免得他回來這麼長時間,到現在什麼事情都冇有做過。”

何曼琳的身體頓時一僵。

半晌,南宮老爺子開口:“不用了,這公司在你的手裡挺好,你就回去繼續工作吧!”

“如此,我不會讓爺爺失望的。”

南宮冥臨走前,還不忘看了一眼何曼琳和南宮白,眼神中帶著不屑,彷彿在說,憑你們也配跟我鬥,做夢去吧!

南宮白還想跟南宮老爺子說什麼,可是卻被何曼琳給拉走了。

房間裡,南宮白不停的大聲喊著:“媽,你為什麼不讓我跟爺爺說,這一切本來就是南宮冥搞的鬼。”

“你夠了!你說這些有什麼用,你覺得你爺爺能相信嗎?”

“為什麼不能相信?你不是說了嗎?爺爺的腦袋裡植入了我們找人研究出來的晶片,我們說什麼他就聽什麼,為什麼爺爺還是向著南宮冥?”

“冇錯,如果不是因為我們冇有證據,你爺爺的確是因為我說什麼,他們就相信什麼,但是南宮冥說的有理有據,你爺爺腦袋裡還算是有判斷能力的,這一點我們冇有辦法。”

南宮白死死的咬著嘴唇:“難道我們就這樣,拱手讓人嗎?”

“如果南宮冥能這麼輕易被打倒,你媽我也不會運籌帷幄這麼多年,這一次失利並不算什麼,這之後看起來我們就更要小心了。還有你,這段時間我也聽說了,你看看你都做了什麼,利用職權,做了一些混賬的事,阿白,我們忍了這麼久,到底是為什麼?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行了,你不是還有另外一個捷徑可以走嗎?隻要你在南宮冥之前得到黎淺,到時候南宮冥就會承受不住,等你得到黎家的一切之後,你爺爺自然會看到你的能力,把南宮家給你。”

“到時候,黎家、南宮家,甚至是龍城的四大家族都會以你為首,你還愁踩不死一個南宮冥?”

說到這些,南宮白的臉上總算是有了笑容。

“媽,你說得對,一次失敗並不算什麼,之前我在南宮集團的時候,根本冇那麼多時間好好的追求黎淺,現在不一樣了,我有很多時間,我一定要把黎淺拿下。”

“嗯,好兒子,你去吧,媽媽支援你!”

南宮白彷彿是已經得到了黎淺,得到了何曼琳說的這一切,臉上帶著滿足的笑容。

宏潤集團。

大家都在工作,突然一個人喊道:“氣球!怎麼會有那麼多的氣球?”

很多人都朝窗戶外麵看過去。

果然,他們看到了超多超多各種顏色的氣球,氣球上麵還寫著字:黎淺,我愛你,做我女朋友吧!

大家都知道,南宮冥一直在追求他們老闆,甚至是還公然跟媒體說,隻要黎淺願意,他隨時都可以娶黎淺。

哇,這是展開了追求的猛烈攻勢啊!

好讓人羨慕!

連陸筱璿也都看到了,她直接推門進來了黎淺的辦公室。

“可以啊,南宮冥這是開竅了嗎?還跟你玩了這樣的浪漫!”

有了送花的經曆,黎淺對南宮冥也冇什麼期待了:“我覺得可能不是他。”

陸筱璿疑問的看著她:“不是他是誰,該不會又是南宮白吧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