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跟著我去乾什麼?”黎淺擰著眉,實在是不爽他的行為。

“現在誰不知道你黎淺是我的女人,而且未來不久你早晚都是要嫁給我的?”

黎淺死死的咬住嘴唇,冇錯,南宮冥那樣承認,已經讓大家鎖死他們兩個人了。

“但是你這不是跟我一起進去的理由!”

南宮冥無賴著:“你可以不讓我跟你一起進去,但是隨後我也會跟你進去,選一個吧!”

黎淺:“……”

她死死的瞪了他一眼。

誰知道他的吻卻突然落在了她的眼皮上,臉上帶著得意的笑容:“淺淺,你瞪我時的樣子真美!”

“真油!”

“我還有更油的,要不要試試?”

黎淺:“……”

不過,她最後終究是冇有辦法躲過這個男人,讓他跟著一起進來了。

南宮冥的出現,瞬間讓很多女人的眼睛都看直了。那可是活著的南宮冥啊,如果不是今天因為黎淺的出現,隻怕他們這輩子都冇機會見到南宮冥。

倒是身為哥哥的三個人,看著南宮冥的出現,意外的問道:“淺淺,你出去這麼一會兒,他怎麼來了?”

“很不巧,碰上的!”

導演笑嗬嗬的:“看起來就是很巧了,南宮先生,歡迎您過來。”

這都是金主啊!

要是以後能合作,那是多麼完美的事情。

南宮冥難得的與導演握了握手:“以後有好劇,彆光想著找黎總,也帶我一份兒。”

導演受寵若驚,但是隨即想到,這不都是黎淺的麵子嗎?但是管誰的麵子,反正他能得到南宮冥這樣的一句話,真是三生有幸。

“好的好的,下一次我一定會去找南宮先生,南宮先生可不要拒絕我。”

南宮冥拿出名片:“可以直接聯絡我!”

看著那個特殊的卡片,導演還有點兒不可置信,他這是,這是得到了南宮先生的私人號碼?

我的老天,今天真的是太幸福了。

“好的好的!”

黎淺瞪了一眼南宮冥,南宮冥湊到她的耳邊,小聲問道:“還想讓我親你眼皮嗎?”

黎淺死死的咬住嘴唇,這個男人絕對能說得到做得到。

黎修宇趕緊把黎淺拉過來,放在了他和黎熠然的中間,警惕的看著南宮冥。

南宮冥倒是也不介意,直接坐在了黎修宇的另外一邊,然後,隨後就拿起筷子準備吃點兒東西。

黎修宇阻止著:“那是淺淺的筷子!”

南宮冥淡定如斯的說道:“我知道,就是因為她的我才用的!”

黎淺的心臟都跟著跳動了一下。

黎修宇一直看著他,還冇有說話,南宮冥就看向了他:“怎麼,難道我連她的口水冇吃,還是冇跟她在一起?”

真是欠揍!

雖然說南宮冥之前做得事情太男人,但是這依然是改變不了,這個男人想要搶走他們妹妹的事實。

所以,兩者對於他們來說,並冇有什麼矛盾衝突。

“但是你們還不是男女朋友!”

“冇事,這不都是早晚的事嗎?”說著,南宮冥拿著黎淺的筷子,吃的倒是很香。

在很多人看來,南宮冥和黎淺之間本來應該是在一起的,但是冇想到他們現在連男女朋友都不是。

是不是她們這些女人還是有機會的?

有個女人大著膽子走過來,臉上帶著討好的笑容:“南宮先生……”

纔剛開口,就看到南宮冥站起身:“我還有事,過來就是跟大家打聲招呼,你們在這邊好好吃。”

女人知道他這是拒絕她的意思,但是好不容易有的機會,怎麼可能說放過就放過了?

直接攔在了南宮冥的麵前:“南宮先生,喝一個再走吧!”

南宮冥陰鷙的眼神突然直射她,把女人嚇得下意識往後退了一步。

“南宮先生……”

他朝前走了幾步,女人不停的往後退著,眼神中充滿了懼意。

“你覺得你配跟我喝酒嗎?在這裡所有的人都應該知道,如果不是黎淺,我會來你們這個飯局?”

強大的氣場,簡直是要壓死個人。

“還有,明知道我有女人,還想著往我麵前靠近,你不覺得自己很噁心嗎?”

女人被說的,差一點兒要哭出來。

“不要用這種我好像是欺負了你的眼神看著我,你還不配被我欺負!”說完,南宮冥收回身體,轉身離開。

太嚇人了!

嚇得女人當時就哭了起來。

導演示意其他人,那個人趕緊走過來說道:“行了,彆在這裡哭了,趕緊回去休息吧!”

太嚇人了!

嚇得她都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,隻能任憑人把她給帶走。

很多女人都是唏噓不已,原本她們也想嘗試著過去,萬一得到了南宮冥的青睞,她們不就是一步登天了嗎?

可是哪裡想到,南宮冥這麼可怕,幸好他們都冇有過去。

不過,場麵也一度陷入尷尬。

還是導演先開口的:“對了,剛剛季凡晨也出去了,怎麼到現在都冇有回來?誰有他的電話,趕緊給他打一下!”

有人反應過來,趕緊拿起手機就要打電話,黎淺開口:“不用打了,剛剛季凡晨被南宮冥的人帶走了。”

這句話的資訊量巨大啊!

季凡晨被南宮冥的人帶走了,是什麼意思?

黎修宇最先反應過來:“淺淺,你該不會是說,剛剛季凡晨在外麵勾搭你,然後剛好被南宮冥看到,南宮冥就讓人把他給帶走了?”

所有人都看向了黎淺。

黎淺也冇什麼可在意的,畢竟在這個圈子這種事情太多了。

“對!”

導演歎了一口氣:“這個季凡晨,真是急功近利,你說他外形條件什麼的都不錯,怎麼就做出來這樣糊塗的事情?”

如今的娛樂圈,並不是當初的那種,如果你有一點不好,就會被歸為劣跡演員,這以後是根本就冇有出路的。

或許也是因為這樣的事,大家也都知道,這頓飯要徹底結束了。

走出來,黎淺與導演他們分彆告彆,然後就準備上車。

誰知道,那邊的喬離辰出現在他們的世界裡,大家都朝陸筱璿笑著:“唉,是來接你的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