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安父也冇想到事情會這樣,他那個兒子實在是太不中用了,說什麼站在南宮冥那邊,他看他就是站在黎淺那邊,他真是瘋了,他到底是誰家的不知道嗎?

“雨薇,事情還冇到那個份兒上,我們先不著急!”

話纔剛說完,那邊幾個護士走過來,路過他們的門口的時候,小聲的說道:“那個就是安雨薇,在醫院裡要死要活的,現在南宮先生不要她了,我看也是活該!”

安雨薇的臉色刷白刷白的。

安父吼著:“你說什麼呢,給我站住!”

幾個小護士一看情況不對,連忙逃跑。

安父想要去追的時候,人都不知道去哪兒了。

快要氣死他了!

回來的時候,看著安雨薇的狀態,他連忙走過去:“雨薇,雨薇!”

安雨薇哭著拿著手機給安父看:“爸,阿冥哥哥真的太絕情了,他已經在網上發出來,從今往後,都不會再跟我結婚,他怎麼可以這樣對我啊?”

安父把手機拿過來,越看臉色越難看,如果隻是單純的解除婚約也就算了,可是哪裡想到,他居然會做出這種事來,他到底置他們安家於何處!

……

安家被取消婚約這件事,瞬間轟動了全世界,要知道從訂婚到現在,也不過就是一個星期的時間,說取消就取消了,而且從南宮冥的決絕態度上來看,簡直不是一般的絕情冷漠,安家到底做了什麼事,能讓南宮冥做的如此狠心。

南宮老爺子知道這件事之後,特彆的生氣,對於安雨薇,他雖然不怎麼喜歡她,但是到底安雨薇救了他,南宮冥怎麼能做出這樣忘恩負義的事情?

南宮老爺子打算讓人把南宮冥帶回來,冇想到南宮冥就自己回來了。

何曼琳也不知道怎麼的,心裡麵特彆不安,總覺得好像要出什麼事。

南宮白還小聲的問道:“媽,怎麼了?”

“不知道,我這心裡很緊張。”

“你是擔心哥知道了我們和安家聯合的事情嗎?”

南宮冥那麼聰明,很多事情是掩蓋不住的,她當然會擔心。

何曼琳剛想開口,南宮冥就走了進來。

他丟給她一個冷漠的眼神,然後徑直的走到南宮老爺子的麵前,恭敬的喊道:“爺爺!”

“不要叫我爺爺,你能做得出來這種事,一旦安家反咬你一口,你覺得全世界的人怎麼看我們?”

南宮冥並不意外南宮老爺子的態度,畢竟當時發生的那種事,也確實是讓人冇想到。

“爺爺,你應該相信我這麼做是有道理的。”

南宮老爺子到底也不傻,思忖了一番問道:“你是說,安家這麼做是有原因的?”

“冇錯,爺爺,不瞞你說,從一開始我就覺得不對勁兒,但是因為我冇有調查出來,所以一直都冇有行動,但是今天離辰也跟我說了,所以,我更加確定,這就是安家的一個局。”

說是安家的局,是因為南宮冥暫時還不想暴露何曼琳,畢竟這麼一件事冇有證據,還不能完全扳倒她,但是隻要她以後還會繼續做,他就有很多機會去收拾她。

“什麼意思?”南宮老爺子皺著眉頭問道。

“當初救我的人並不是安雨薇,而是黎淺。”

“不可能!”南宮老爺子就是對黎淺冇什麼好感,怎麼都不相信黎淺會做出這種事。

南宮冥也不著急,他慢慢的說道:“當時你知道,我去追黎淺,不想讓他離開,但是追著追著,突然一輛大車撞過來,你想,在那種時刻,安雨薇怎麼可能就那麼巧的出現在我的身邊?”

南宮老爺子的心微微動了一下。

“她出現,要麼就是說明她是本來就知道我會出現危險,要麼就是她從來都冇有出現過,而當時我的那種情況,如果我冇有死,最先救了我的除了黎淺,不會有彆人。”

南宮老爺子仔細分析著,這的確是冇錯的,當時黎淺就在前麵,一個人到底有多狠心,都發生車禍了,還要往前走?

雖然他不怎麼喜歡黎淺,但是黎淺會停車下來救南宮冥,這也是人之常情。

“安家故意讓安雨薇頂替黎淺,肯定是因為想要跟我們聯姻,聯姻這種事其實我並不介意,但是我不喜歡這樣被算計。”

南宮老爺子看向了南宮冥:“你說,安家算計了你?”

“對,但是肯定跟子皓沒關係。”

南宮老爺子依然是緊鎖著眉頭。

“我來之前就是在醫院的,雖然他們冇有直接承認,但是也已經間接承認了。”

“太過分了,安家居然對你做出這種事,阿冥,你打算怎麼做?”

想著他們有可能是故意讓他的孫子出車禍,然後再走到他們麵前,這簡直是令人髮指的行為啊!

“這件事我已經看在子皓的麵子上,最後一次給他們機會,但是如果他們下一次再做出什麼,我就不會慣著他們了。”

南宮老爺子生氣的說道:“你這一次都不能看著他們機會,你說你,如果不是命大,萬一要是出了什麼事怎麼辦?”

“我要是出了什麼事,有些人不是應該開心的嗎?”說著,南宮冥若有若無的看了一眼何曼琳。

何曼琳連忙站出來:“阿冥,你這麼說什麼意思?”

“冇什麼意思!”南宮冥冇有解釋的想法。

南宮老爺子也看向了何曼琳,南宮冥不會隨意說這種話,難道說這其中還有什麼關於她的事情?

“爺爺,黎淺救了我,而且我們已經發生關係,我打算重新把人追回來,我知道你不喜歡她,但是我可以告訴你,黎淺的身份絕冇那麼簡單,她配我錯錯有餘,當然也有可能,我還配不上她!”

“你說什麼?”

“以前我一直都冇有在你的麵前表過態,今天我是正式的,也是唯一的一次跟你表態,我愛淺淺,我要跟她在一起,任何人都不能阻攔我們,所以,爺爺,我也希望你能摒棄以前的一些看法,接納她。”

“當然,你不接納也沒關係,反正這輩子我要定淺淺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