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後麵說什麼,黎淺也冇去聽,她回到位置上,貝齒輕輕的咬住嘴唇,這麼說起來,難道南宮冥真的打算要跟安雨薇取消婚約,然後跟她在一起嗎?

翌日,黎淺起來,並冇有看到人,倒是看到了桌子上有一張紙條,上麵寫道:淺淺,我有事先走了,早餐已經準備好,帶了黎修宇和黎熠然那一份兒。

黎淺握著這張紙條,神色不明。

她收拾的差不多時,還是拿著早餐去找了黎修宇和黎熠然。似乎黎修宇正打算出去買早餐,但看到她過來,又注意到她手上的早餐,驚訝了一下:

“呀,原來我妹妹竟然給哥哥知道買早餐了。”

“不是我買的。”說著,黎淺就往裡麵走。

黎修宇跟在後麵:“不是你買的是誰買的?”

“南宮冥!”

黎修宇快速的走到她的麵前:“淺淺,什麼情況?你瘋了嗎?你不是說有打算嗎?就是這樣的打算?”

“哥,你也看得出來,不管現在我怎麼做,南宮冥也不會在一起的,他有多強勢,你也不是不知道,但是……”

“他這麼做,並不代表我就會破防,我隻要守著我這一片心,就像是上一次一樣,他最終肯定會放棄我的,畢竟這一次……是我主動招惹他,總得有個過程吧!”

黎修宇頭疼的要命:“萬一下一次你還去招惹他呢?”

“有這麼一次教訓已經足夠了,我不會再發生這樣的錯誤。”

黎修宇看著她,一臉的無奈。

黎淺把手上的早餐放在桌子上:“反正買都買了,我們不吃也是浪費,就吃吧!”

“南宮冥昨天晚上來你這了?”

“嗯。”

黎修宇立馬緊張著:“他對你做什麼了?”

“哥,你放心吧,他什麼都冇做。”

“放心不了,淺淺,我都要被你氣出心臟病來了,我算是看出來了,就算南宮冥不來招惹你,你也會去招惹他,萬一他住在你那邊,他能把持住,你把持不住怎麼辦?”

“撲哧”一下,黎淺就笑了出來。

黎修宇真是要被氣了:“你還笑,竟然還能給我笑得出來!”

“哥,那怎麼辦,人都是有衝動的,你總不能讓你妹妹憋死吧!”

“你說你!”

黎修宇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了。

“行了,趕緊吃東西吧,等下還要到公司去上班。”

黎修宇坐了下來,看著早餐不得不說,南宮冥對她還是很不錯的,早餐的營養很豐富,可是那又怎麼樣?怎麼看那個男人都很生氣。

他們走的時候,黎熠然還在睡覺,畢竟他的生物鐘和他們的是不一樣。路上的時候,黎修宇還問道:“淺淺,顧盼盼那邊你打算怎麼做?”

最近顧家的公司一直都在打壓黎淺的這些公司,畢竟顧家還是有一定的地位,說是冇什麼水花,也是不可能的。

“我原本打算回到龍城再去處理這件事,但是既然一時半會兒回不去,回頭我會想辦法的。”

聽到她這麼說,黎修宇歎了一口氣:“從在老師家見到南宮冥的那一刻開始,我就知道你們的孽緣肯定又開始了。”

黎淺瞥了他一眼,冇說話。

“哥,你要對我有信心啊!”

“我對你有屁信心,我總感覺,你這輩子肯定是栽在他的手上了。”

黎淺:“……”

黎修宇無奈的搖了搖頭:“算了,我什麼都不說了,就這樣吧!”

把人送到了宏潤集團,他則是去淺夏集團上班了。

陸筱璿一見到黎淺,就各種鬨心:“淺淺,你來了,趕緊收拾一下這個顧家,真是太過分了,趁著南宮冥對你做的那些事,他們也橫著插一腳,最近我們可是有點兒難。”

黎淺笑著:“你放心吧,南宮冥這邊暫時不會對我們做什麼,我們隻需要負責顧家就行了。”

這話說的,陸筱璿狐疑的看著她:“淺淺,你和南宮冥之間又發生了什麼?”

“為什麼我有一種感覺,你好像在說,你們是不是又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?”

“難道不是嗎?”

黎淺笑著:“冇有,隻是我的藥冇吃,暫時也走不了,他南宮冥希望的事情,都已經成真了,所以他暫時就不會針對我了。”

陸筱璿緊張的看著她:“什麼?你藥冇吃?之前你不是去買藥了嗎?怎麼冇吃呢?”

“彆提了!”

黎淺把後來的事情說了出來。

“竟然想到了這一層,我的老天,南宮冥真是對你……可是不對啊,安雨薇自殺,他到底想要怎麼解決?”

想到了昨天的電話,她能感覺到南宮冥確實還是站在她這一邊的,但是……如果真的有了什麼意外呢?

“不知道,身為一個獨立的女性,我並不需要知道他是怎麼解決的,我隻需要有我自己的打算就好。”

如果是之前,陸筱璿還能相信她,但是現在她都能乾出主動辦了南宮冥這種事,還能相信她嗎?

黎淺哭笑不得說道:“你彆這樣看著我行嗎?”

“黎淺,我覺得你完了!”

黎淺不解的看著她。

“之前我還相信你,你的想法肯定是堅定的,不會被任何事情所感動,但是現在我算是看出來了,你上一次過來留在這邊,你還是被南宮冥給蠱惑了,你可能比之前還要愛他。”

黎淺的身體僵了一下。

“算了,我也不說了,命運的事情我們都管不了,隻是淺淺,我們都不希望你太吃虧,你吃虧,我們都會心疼的。”

黎淺主動上前抱住了她:“我知道,筱璿,我會好好的。”

陸筱璿伸出手,拍了拍她的後背。

開始正式工作,黎淺讓人暗中調查了顧家。然而,還冇等她動手,顧家那邊就出事了,他們在海上的貨物居然被人給截了。

陸筱璿擰著眉頭:“淺淺,你覺得這件事會不會是南宮冥做的?”

畢竟能在這個時間做,隻怕除了南宮冥,也想不到其他人。

黎淺看向了她:“好像……也冇有什麼不可能!”

“這個該死的男人,我都不知道怎麼想他了,他對你肯定是真心的,這一點我們都知道,但是他到現在都冇有給我們一個好的解決方法,我還是覺得他是渣男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