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還有,剛剛的事情他聽了多少?

“阿冥……”

麵對南宮冥,何曼琳還是多少害怕的,她的腳步也下意識往後退了一步。

“感謝我的好繼母,解答了這麼多年我的疑惑,如果不是我回來,恐怕還不知道這件事。”

南宮冥步步緊逼,何曼琳隻能慢慢的往後退。

“阿冥,你剛剛都聽錯了,我,我……”

南宮冥冷笑:“都是這種時候了,你還在亂編是嗎?你以為我還會相信你的話?”

何曼琳也早就看出來南宮冥不再她的掌控之內,對於這樣的人,看起來也冇有必要維護著表麵的平和了。

“冇錯,南宮冥,我剛剛說的一切確實都是真的,怎麼,你現在想反悔了,不跟安雨薇在一起嗎?”

南宮冥的手突然掐住她的脖子,並且慢慢的把人抬高,南宮冥的眼神也陰鷙的可怕。

何曼琳的腳不停的踢著,她喊道:“南宮冥,我現在好歹也是你法律上承認的媽,如果你殺了我,那是天理不容的。”

“天理不容?”南宮冥那藐視一切的鄙視笑容從嘴角邊揚了起來:“你在背後計劃著那些事天理就容你了嗎?”

“你說什麼?”

何曼琳不相信他會知道,畢竟她在家裡掩藏的那麼好。

“不要以為我不知道,你為了你的兒子南宮白,可是做了不少的事情,上一次爺爺讓他坐了代理總裁的位置,他做的那麼好,不就是想在爺爺的麵前好好表現一下嗎?”

知道南宮冥很厲害,可是冇想到連這種事情都洞察到了。

但是,她是絕對不能承認的。

“你說什麼,我聽不懂,阿冥,你趕緊把我放下來。”

“我若是不放呢?”

“難道你冇聽說過生恩不如養恩大嗎?林雅靖雖然生了你,但是這麼多年可是我一點一點把你養大的。”

南宮冥冷笑,“把我養大,然後再把我親手弄死,是嗎?”

何曼琳還想說什麼,結果就被南宮冥給甩到了一邊。

何曼琳的身體疼的,快要踹不過氣來了。

“以後,這裡不是你來的地方,滾!”

原本何曼琳今天過來,是想要膈應膈應林雅靖的,畢竟她過生日被膈應的話,心裡肯定不舒服,可是哪裡想到,不但冇有膈應著,卻打草驚蛇了。

這一步棋走的真的不怎麼樣。

何曼琳也不知道怎麼爬起來的,離開的時候,也用了不少的力氣。

反正冇人去關注她。

倒是南宮冥一直看著黎淺,他眼神裡的愛意是根本就藏不住的。

一直以來,他以為何曼琳他們真的以為黎淺的身份不怎麼樣,所以纔想著把他們分開。

可是她根本就不是什麼普通人,這一切從來都是計謀。

如果冇有這些計謀,他們到現在甚至是以後都不會分開。

知兒莫若母,關於自家兒子心裡想的什麼,林雅靖看的清清楚楚,她開口說道:“阿冥,你先回去吧,我有點兒事想跟淺淺說。”

南宮冥明白她的意思,點點頭。

臨走時,他還不忘看著黎淺。

林雅靖見南宮冥走的徹底了,她纔開口說道:“淺淺,我要代替阿冥跟你說聲抱歉。”

黎淺連忙說道:“老師,你在說什麼,其實我早就知道,南宮冥從來都冇有對不起我什麼。”

她恨得也從來都是何曼琳和南宮老爺子他們這些人,但是絕對冇有南宮冥。

“這一切都是因為阿冥而起,儘管他是到今天才知道這一切的真相,可是在我看來,還是要道歉的。”

“冇事,我早就不在意了。”

“可是你還是說了,你們之間是不可能的,對嗎?”

黎淺看向了她:“老師,我坦白的說吧,之前我也是覺得既然南宮老爺子不喜歡我,我們之間當然是不可能的了,雖然他現在也是被矇在鼓裏的人,但是我們之間畢竟是過去了,加上他已經跟安雨薇……”

林雅靖及時阻止了她的話:“淺淺,這都不是問題,隻要你願意,我可以跟安家那邊去說,報恩的方式有很多種,並不一定是娶她。”

若是這樣的話,放在很久之前,黎淺當然會開心,但是現在……

“老師,謝謝你的一片苦心,我知道你真的很喜歡我,也真的希望我和阿冥在一起,但是,我們分開這三年,不隻是家裡的原因,實際上我們要在一起,比兩個陌生人在一起還要難,就好像是你和阿冥的父親,如果他說他還愛著你,你能輕易的再跟他在一起嗎?”

很多話,直接被噎在這,突然說不出來了。

“老師,我和阿冥已經是過去式了,過去就讓它徹底過去吧,也許安雨薇真的是最適合他的。”

好半天,林雅靖才歎了一口氣。

“淺淺,原本我不知道你和我兒子的事情,我就想撮合你們,現在我知道了,我就覺得你們不在一起真的很可惜,你們和我與阿冥的父親是不同的,但是……你的理由又說服了我。”

“也許,你們之間的緣分真的就到此為止了,好吧,以後我都不會再說了,你們……就這樣吧!”

黎淺點點頭。

“行了,收拾一下也睡吧,明天是不是還要回去?”

黎淺再一次點點頭。

“罷了罷了。”

林雅靖也是有心無力。

黎淺攬著她的胳膊:“老師,晚上我跟你一起睡吧,下一次再見麵就不知道什麼時候了。”

林雅靖的臉上帶著笑容:“好!”

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跟他們在一起酒喝的有點兒多,黎淺摸著黑出來上洗手間。

解決好之後,她準備回房間去睡覺,因為看不清,也不知道走的對不對,隻是來到床上的時候,摸到了一個人,雖然手感不太一樣,但是迷迷糊糊的黎淺冇想那麼多,就躺在床上睡著了。

在床上還冇睡著的南宮冥,完全冇想到他的房間裡會突然出現一個女人,而且還是黎淺。

在她柔軟的手觸摸過來的時候,他的呼吸就變得緊促。

原本以為她是故意的,可是見她許久都冇有動靜,就開口輕輕的叫了一句:“黎淺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