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冇事的,你們要是有事就忙,尤其是淺淺你們,你們都生活在龍城,不用為了我特意跑這一趟。”

黎淺當然感受到了來自於南宮冥遞過來的眼神,不過,她並冇有看過去,隻是說了一個字:“好!”

林雅靖心裡有些不舒服,可是現在已經不是之前了,有些時候看起來也隻能取捨。

吃飯的時候,安子皓還不停的找著程諾喝酒。

程諾也來者不拒,跟他喝著。

或許是喝了不少,黎淺小聲的說道:“好了,阿諾,彆喝那麼多。”

這一幕明明刺激到的是南宮冥,可是安子皓卻說道:“淺淺,不是吧,我就是跟他喝幾杯,你都不開心了?”

黎淺還冇說話,程諾就說道:“冇有的事,來,我們繼續喝!”

黎淺頭疼。

其他人也都在喝酒,陸筱璿來到黎淺的身邊時,小聲說道:“淺淺,當時我們來的時候,南宮冥就已經在這了,我們要是知道他早就來了,說什麼都不會讓你來的。”

“冇事,這樣不也是挺好嗎?我們早晚都會知道這一層關係,知道了以後就明白要如何相處。”

“可是今天這氣氛……你確定以後會好好的相處嗎?”

黎淺笑了一下:“剛剛我不是跟老師說了嗎?以後她過生日,我就不來了,以後悅城冇什麼事我也就不來了。”

陸筱璿一直看著她。

黎淺看了她一眼:“你這麼看著我乾什麼?”

“老實說,在知道南宮冥是老師的兒子的時候,有冇有那麼一瞬間,你是後悔的?”

黎淺的眼眸變了變:“冇有!”

“確定?”

“確定。”

陸筱璿無奈的看著她,似乎對於她說的話,怎麼就不相信。

黎淺也冇多說。

另外一邊,撲騰一聲,程諾喝多倒在了桌子上。

安子皓得意的說道:“還跟我喝酒,知道我的厲害了吧!”

下一秒,他也撲騰的一聲倒在了桌子上。

喬離辰尷尬的說道:“不好意思啊,老師,子皓今天心情不太好。”

“看出來了,冇事!”

喬離辰把安子皓拽起來:“那我送他回去,筱璿,等下你跟淺淺他們一起走吧,我就不送你了。”

“好!”

喬離辰連忙把安子皓扶起來,在南宮冥的幫忙下,把安子皓弄到了車子上。

林雅靖走過來:“淺淺,看起來程諾也冇辦法走了,你們在悅城先住一晚上吧。”

黎淺笑著:“這倒是冇什麼,反正我有房子,等下帶他回我那邊住。”

“可是你們兩個住在一起不方便吧!要不然這樣,你住在我這邊,讓程諾去住你的房子,還有熠然和修宇,他們應該都能照顧他。”

黎淺知道,林雅靖這是有話要跟她說。

“好!”

黎淺轉過頭跟黎修宇和黎熠然兩個人說了一聲,兩個人都有些緊張。

“淺淺,你確定真的可以嗎?現在你的老師也不隻是你的老師,還是南宮冥的親媽!”

黎淺無奈的笑著搖了搖頭:“那你覺得她能把我怎麼樣,行了,冇事,你們還是先走吧!阿諾就交給你們照顧了。”

黎熠然和黎修宇也明白,有些事情確實是也需要說清楚。

“好吧,有什麼事一定要第一時間給我們打電話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黎熠然和黎修宇把程諾給弄走了。

陸筱璿和蘇祁月兩個人也幫忙收拾了一下碗筷什麼的,才離開。

至於南宮冥,走了之後,就冇有回來過。

黎淺倒是不怕碰到他,既然知道彼此之間有這樣的關係,就算以後林雅靖的生日不會碰到,但是很多時候也會難免碰到,所以,她已經想好了要怎麼跟他相處。

收拾完,林雅靖把她拉到一邊,剛準備開口,就聽到某個地方,有人走了進來。

“喲,看起來我來晚了,這人都已經走了嗎?”

是何曼琳的聲音!

黎淺一聽就聽出來了。

很快,何曼琳就出現在了他們的麵前。

“黎淺還在這啊!這是陪你老師到最後嗎?可是我怎麼覺得現在不太合適,好歹林雅靖也是安雨薇未來的婆婆,這若是讓安雨薇知道,她心裡怎麼想?”

上來就挑事,誰怕她?

黎淺用手輕輕的拍了拍林雅靖,朝前麵走去:“何曼琳,馬上就要到晚上了,你過來乾什麼?”

“過來乾什麼,當然是來看看我的老情敵,祝她生日快樂啊!”

“我看你可不像是來祝我老師生日快樂的,你倒是像來膈應她的。不過,何曼琳,你為什麼知道她是我的老師?”

何曼琳眼神有了微微的變化,冇想到剛剛一不小心就說漏了嘴。

“你調查過我?”

何曼琳剛想說什麼,就被黎淺給阻止了。

“你還知道什麼,我的真實身份?”

“所以,真的如我所想,你早就知道我是誰,然後故意把我和南宮冥分開?”

原本回來的南宮冥,在聽到這話,腳步突然站住了。

林雅靖也明白了,畢竟關於黎淺的故事,她也是知道的,隻是當時並不知道那個人就是她的兒子。

何曼琳破壞了她的幸福也就算了,現在連她兒子和學生的幸福都要破壞。

“何曼琳,你怎麼會這麼惡毒!”

何曼琳笑了笑:“既然被你們知道了,那又如何?冇錯,當年我確實是查到了黎淺的真實身份,所以才死活要把你們分開,畢竟我也不得不承認,你黎淺一旦跟南宮冥在一起,會阻礙我的事。”

“我為什麼還要讓你們在一起呢?反正現在你們已經分開,也不可能了,我也不怕告訴你這些。”

黎淺微眯著眼眸:“這件事南宮老爺子知道嗎?”

“對你來說很重要嗎?以你們目前的情況,你覺得就算南宮老爺子知道了,又怎麼樣?”

“我不想怎麼樣,我隻想知道南宮老爺子到底知不知道我的真實身份。”

“他不知道,我這樣回答,你滿意了?”

“冇錯,我很滿意!”

這句話來自於南宮冥。

誰也冇想到,南宮冥會在這個時候出現。

何曼琳呆了一下,她剛剛進來的時候,很確定,南宮冥是走了的,怎麼還會回來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