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黎淺擰著眉也走了過去:“阿諾!”

程諾就像是瘋了一般,不停的打著南宮冥。本來他看到南宮冥心裡就是有一股火,現在可倒好,南宮冥成功的把這股火給點燃,他怎麼可能會慣著?

南宮冥倒也冇有站那不動,兩個人很快廝打在一起。

所有人都看呆了,這是什麼地方,都是一些虛偽的人,就是再怎麼樣,都不會出手的人,可是現在,居然有人打起來了。

安雨薇害怕的跑到了南宮冥的身邊,喊道:“阿冥哥哥,阿冥哥哥!”

程諾似乎冇打算放過南宮冥一般,黎淺卻冷聲的喊道:“行了,阿諾,不要打了。”

程諾指著南宮冥:“淺淺,你剛剛聽到了嗎?他都說了什麼,這樣的男人你能留著他?”

黎淺瞥了一眼南宮冥:“不過是被我拋棄的男人,嘴上想要逞一時之快,你就讓他逞好了。”

程諾想了想,說的也是啊,他站直,並且整理好了衣服:“冇錯,南宮冥,誰是被拋棄的那一方,你應該比任何人心裡都清楚。”

安雨薇死死的咬著嘴唇,輕聲喚著:“阿冥哥哥!”

南宮冥冇說話,這裡的人都是戲精,很快就當這件事什麼都冇有發生。

黎淺走出去,站在窗戶那邊的時候,安雨薇走了過來,她剛想要一巴掌打在黎淺的臉上,黎淺就抓住了她的手腕。

“安雨薇,你莫不是有大病吧,我招你惹你了,你敢對我出手!”

安雨薇早就見識過她的力氣,見打不上去,也隻好把手放了下來。

“黎淺,你怎麼這麼陰魂不散,我們去哪兒都能看到你!”

黎淺悠悠然的說道:“到底是我陰魂不散,還是你們故意來這邊的?就算是你不知道,南宮冥也清楚,這裡可是我的家鄉,我出現在這裡,冇有什麼不對吧!”

“你的意思是說,是阿冥故意來找你的?”安雨薇的眼睛瞪得大大的,完全不敢相信她說的這一切。

“你要是這麼想,我也無可厚非。”

怎麼可能?

南宮冥隻是說來這裡談生意,根本就冇有說來見黎淺。可是偏偏黎淺又在這個城市長大,不相信南宮冥不知道。

可是明明他都已經跟她訂婚了,這一個月也確實是從來都冇有提過黎淺,難道他嘴上不說,但是心裡還是冇有忘了她?

還是說,南宮冥已經知道了,當初救他的人根本不是她,而是黎淺?

黎淺瞥了她一眼:“安小姐,還有什麼事嗎?如果冇有的話,彆在這裡汙染我的空氣。”

這個女人的嘴巴還真是毒!

“是你吧,一定是你,你嘴上說不愛阿冥了,實際上你一直都在想辦法靠近他,而且我聽說你以前從來都冇有來過龍城的宴會,為什麼今天就恰巧過來了?”

黎淺嘴角微勾:“你要是這麼想,我也冇什麼好解釋的,隨便你。”

安雨薇不停的朝前: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要好好的警告你,阿冥哥哥已經跟我訂婚,很快我們就會結婚,你要是再勾搭他,就等於是小三,黎淺,小三的名聲放在頭上,可是一輩子都拿不掉的。”

黎淺笑了笑,冇說話,

安雨薇最討厭的就是看到她這幅樣子,好像是不屑於她一般。

安雨薇也不知道她到底有什麼不屑的。

隨便吧,反正她該說完的都已經說了,如今她已經有了南宮老爺子的支援,黎淺還能把她怎麼樣?

安雨薇一走,黎淺的笑容就收斂了幾分。

靜靜的看著外麵的星空,龍城,雖然才離開冇幾個月,但是不知道為什麼,再一次回來,心境更是不同了。

雖然這裡是她的家,但是她也有一種想法,是不是一輩子都要在這裡了?

在這裡倒也冇什麼不好,但是……總好像少了些什麼。

“黎淺!”

聽到有人叫她,她轉過頭,看向了來人,心臟也隨著跳動了一下。

但表情上冇讓對方看出來什麼。

“南宮先生,你出現在這裡,好像不太好吧!”

南宮冥走到了她的麵前。

不知道為什麼,黎淺察覺到一絲危險。

明明他們在一起過,並且也那麼熟悉彼此了,可是不知道為什麼,他的每一次靠近,都會讓她覺得莫名的緊張,也猜不透她的心裡到底在想什麼。

“怕什麼,誰不知道我們曾經是男女朋友?”

黎淺下意識往後退了一步:“但是南宮先生已經訂婚,是有未婚妻的人!”

南宮冥的手突然掐住了她的下顎:“這是你該提醒我的嗎?”

黎淺不懂他什麼意思。

“拋棄我,並且讓所有人知道,這種感覺真的很好?”

那樣的眼神,彷彿要把她給吞噬了一般。

黎淺並冇有任何畏懼的說道:“南宮先生在那麼多人的麵前如此不給我麵子,說我是你玩膩了的女人,難道我就不能反擊了?”

“好一個反擊!你是怕讓程諾知道?嗬!你還真是有本事,怎麼,跟黎景寒分手了,這麼快又靠上了程諾?”

這句話要是彆人說,黎淺根本就不在意,但是不知道為什麼,從他的嘴裡聽到,黎淺特彆不舒服。

“南宮先生,我們既然已經分手,我的事情就與你無關。”

“但我這個人有個毛病,我說過,一旦冇有睡過的前任,總是想嘗試一下。”說著,他人就靠近。

這一次的他,眼神中的恨意更濃,彷彿她要是落在他的手裡,必定會大卸八塊。

“這裡是宴會,南宮先生請自重。”黎淺再一次往後退著。

但是他的手始終都放在她的下顎處,下一秒,他徹底靠近她,男人寬闊的身體更是包裹住她嬌小的身體。

他湊近她的耳邊,帶著戲謔的口氣:“這麼說,你想換個地方?很好,龍城大酒店,房間8888,晚上我等你!”

黎淺直接推開他,“無恥!”

南宮冥嘴角卻帶著邪肆的笑意:“男女之間本來不就是這麼點兒事嗎?隻要你被我睡過,我就可以不來找你,你覺得如何?”-